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他在自然中聽到一種秘密
——評程遠的散文《水井?河套》
來源:2020年第9期《文學教育》 | 作者:高維生  時間: 2020-09-08

?  任何一個作家都在尋找,這不是一般的人生游戲,而是對創作自我定位。作家的寫作不僅是抒情,他的本質清除一切雜質,真實地記錄,表達自己的情感和對這個世界的傾訴。絕不是胡編亂造,制造虛假的場景,寫一個脫掉真情的故事,去回避生活。

  作家程遠的寫作,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他的文字和性格一樣,帶著原生的野性,不加修飾呈現生活。這是作家難得的態度,如果文字過多包裝,失去真實的意義,就變得假大空,是對文字的污辱。作家程遠對過去生活回憶,是帶有使命感,力圖在腦圖像引導下,恢復原生狀態,從中可以嗅到其味,可以回到當年的情景中。這樣的回憶,不是人到一定年齡,用回憶填補經受熬的生命。他是在當今物化的時代,尋找一種純真和樸素的情感,抵抗時代的喧鬧。這個物質的時代,需要強大的精神平衡。

  讀作家程遠的散文《水井?河套》,可以放下疲憊的心,跟隨他的文字,走進過去的年代。作家程遠寫道:“記不清是哪年了,樹基溝鎮開始挖大井,共三口:一口在小學校道下,小火車站前,一口在木材廠附近也就是老澡堂子那塊兒,還有一口在104戶居民區大道旁的廣場上。這三口大井,都是工業水源,確切地說是供給鎮政府、小學校、衛生所及礦山辦公區的自來水系統,而非居民生活用水?!弊骷以谶@一刻心波動了,每一個文字中飽含大量的信息,沒有夸張的渲染,平白的開篇,白描自己童年時的井。

  水是人體正常代謝所必需的物質,水在體內起運輸作用,可以傳遞營養物質、代謝廢物和內分泌物質。生命離不開水,我們都知道,水是人們不能缺少的必需品,人可以幾天不吃飯,但不能幾天不喝水。如果缺少水人難以生存,必須找尋水源豐沛的地方。有了水,才出現,于是人類出現在這里,生活居住,發生許多悲歡離合的故事。在作家程遠的寫作中,井和水不是元素符號,而是貫穿在時間中的靈魂,它的滋養是記憶重要組成部分。這個平常的東西,其實是難以開筆,如何傳達出來。作家程遠掌握水的靈性,寫起來自然舒展、流暢,充分發揮自己的個性,寫出與眾不同的開篇?!坝洸磺迨悄哪炅恕边@不是魔幻色彩的渲染,而是從中體味出歷史的久遠,和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德國歷史學家威廉?狄爾泰談歷史的意義時說:“任何一種生命都具有它自己的重要意義。這種重要意義在于某種意義的脈絡之中——就這種脈絡意義而言,人們所能夠記住的任何一個時刻都具有某種內在固有的價值,而且,在記憶所具有的脈絡之中。它也與這個整體所具有的重要意義是非常獨特的,因此,通過知識是不能透徹地了解這種重要意義的;然而,它就像萊布尼茨所說的某個單子那樣,以它自己的方式這個具有歷史性的宇宙?!比擞猩?,水有生命,也有自己的生命,當它們相遇在一起,融會的時候,形成厚重的歷史和人類發展的重大意義。

  作家程遠的這一組散文,都是和水有關,離不開水的。足見水在他的記憶中,不是一般的,不僅養活生命,也哺育一個孩子的成長,和世界觀的形成。我主張自由的意志、野性植物精神寫作,沒有經過園丁的修枝剪葉,按照人的意志生長。自由、快樂、頑強,經受大自然的風雨霜雪,吮吸大地的豐富營養。在這一點上作家程遠充分體現出來,他的文字中很少有華麗的修飾,如果在控制一下,會更好一些。

  漫長艱辛的寫作,一個人忍受不了寂寞,激情緩慢減少,創造力的鮮活涸干。所以寫到一定的時候,要有強大的勇氣摧毀自己,重新再。建筑有時被摧毀,甚至堅硬的大理石,可以讓時間的風雨侵蝕,唯有書寫紙上的文字能守住,抗得住打擊,葆存下來。

  作家不能躲在書房中,抖落積壓的時間灰塵,憑一則資料,牽引出的小情小調,撒落紙上。在不斷加速的時代,視頻上的風光和手機相冊中的圖片,改變一些人的寫作,在文字上投機取巧,編出虛情假意的故事。聽電子風聲的渲染,電子鳥在屏幕上飛來飛去,鳴叫聲響亮,在網絡上搜集資料,為了征文獲獎,寫出一些矯情的文字。寫作素材必須真實,親身體驗的經歷,這是人類心靈的表白。

  《河套》寫了一個傳說,這個傳說在民間流傳,不受正史的記載。來源于生活,帶著強力的生活氣息,是彌補史料不足,增強歷史感的一種力量。文學中忽視民間,那么減輕巨大的重量。作家程遠寫道:“熊腚溝溝門那座石砬子上有一個山洞,傳說住著妖怪,因為每天日出之前,常有白氣從洞中飄出,且伴有莫名的聲響,仿若仙境。我們總想去看看。一天下午,孫朋的哥哥孫、楊柏棟的三哥楊柏良決定帶我們一起去。沒有手電筒,我們就點燃幾張油氈紙當火把,又手持棍棒、石塊,一邊喊叫一邊小心翼翼地探進。自然,里面未見什么妖魔鬼怪,只有數十只蝙蝠橫沖直撞,但這也著實嚇了我們一跳?!弊骷覍懗霎敃r的情景,行文中滲出的激情,在時間的宣紙上,描繪出一幅風俗畫卷。要讓文字在時間中扎下根,必須有活力的強大。

  讀作家程遠的這篇散文,說出牢不可破的道理,文章要清白,流暢和自然,遠離注水的生活,憑空造句行文。

  當下文學創作走向技術,通俗娛樂化,精神的缺席,注重功利的時代。作家面臨的抵抗和堅守,反擊太多的誘惑。作家程遠的散文具有野生的氣息,彌漫自然的氣息,它們種在文字中,發出真實的聲音。

  作家程遠的文字,樸素中長出思想的粗枝大葉,掛著精神的露珠。這是作家的品質,竭力擴充著自己的文學疆域。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