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2rxzg"><li id="2rxzg"><option id="2rxzg"></option></li></track>
<li id="2rxzg"><samp id="2rxzg"></samp></li>
  • <menuitem id="2rxzg"></menuitem><bdo id="2rxzg"></bdo>
  • <menuitem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menuitem>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center id="2rxzg"></center>
  • <track id="2rxzg"></track>
    <menuitem id="2rxzg"><xmp id="2rxzg">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bdo>
  • <center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center><track id="2rxzg"><li id="2rxzg"></li></track><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bdo>
    <track id="2rxzg"></track>
    <track id="2rxzg"><li id="2rxzg"><dl id="2rxzg"></dl></li></track>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人體筆記
    來源:2020年9期《芒種》 | 作者:劉國強  時間: 2020-09-30

    不斷升華的自然界的最后創造就是美麗的人

      ——歌德

      人生如竹,能一節一節攀升,也能一節一節折損。要緊的是,我們必須時刻提醒自己:把攀升和折損的命運牢牢握在自己手中。

      人體如竹,有尚未出土先有節的高貴骨氣,有虛懷若谷的磅礴理想,亦有陽光射穿陰云般的贊美詩:“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倍陉柟獗趁娴年幱袄?,我們也聞聽過“腹中空”的雜音……

      懷著對人體深深的愛慕和敬仰,我訪問了數十位醫學專家,閱讀了數百部醫學專著,頓有春風抓蕾、推窗見蝶的訝異和驚喜!

      在生命竹節節攀升的盛夏,我迫不及待地把令我震撼和疑惑的見聞虔誠地記下……

    1.順勢而為:人體是最好的哲學體和預言大師

      我總是吹不散這塊陰云:在知識爆炸、醫學迅猛發展的今天,人類對人體的已知率僅達8%,難道未知的荒野面積竟達92%?

      一條思索藤條纏住我的胸腹,越纏越緊,勒得我透不過氣來:許多人自以為能力超群、才華非凡,到頭來,自己是誰、能量如何、夠半斤還是八兩、下一步朝哪邁,竟所知甚少!而今,我們已習慣這樣的亂象:有人青云直上,卻不知道因何高高在上;有人滿面霞光躍居“青云”忘乎所以,卻突然一頭栽下……

      那么,在認識、掌管別人之前,我們是否先認識、掌管一下自己呢?

      從奶水里找到產它的一只牛,從一滴露水里找到水源,從一片葉子里找到母樹,從無從下手的地方捕捉答案。

      高智能的人體無時無刻不在高速、精密地運行并在動態中神奇變化。在最神秘的高端部分,她以我們肉眼無法看到的細胞為單位,我們看不到她們嚴謹工作的樣子,她們精妙配合的場面,她們創造的最震撼、最壯麗的景觀。盡管我們清楚,人體無時無刻不在進行呼吸、輸送、消化、修復、變異、調節與再生,甚至創造新的生命。最不可思議、難以捕捉、無以掌控的是,她一直在持續的瞬息萬變的動態中生產和改寫令我們瞠目結舌的奇跡!

      在神秘莫測的人體面前,我們永遠是低矮的“小字輩”。

      人類沒少遇碰這樣的難題:2003SARS病毒狂猛肆虐,全世界都誠惶誠恐,誰能忘?2020年,新冠肺炎再次襲擊人類,病毒切斷國與國、城市與城市、人與人的接觸,在呼吸比核輻射更恐怖的日子,我們除了囚禁自己別無選擇!

      還有更可怕的事情:人類花費數年數十年終于找到破解辦法,而變種的病毒可能已經裂變出數千數萬種,面對如此令人望而卻步的難題,束手無策的人類只能望洋興嘆!

      我們的前輩歷經五千多年的苦苦探索和求證,才摸索出些微令我們珍惜的診療規律和生理節奏:體溫、脈搏、心律,以及血糖含量、基礎代謝率、內分泌等都伴隨季節和晝夜交替而變化。肺病和風濕病人往往在下午出現低燒,氣喘病多在傍晚或夜間發作或加重,血吸蟲病的病原蟲,只有在夜間才能從病人的血液或血管中找到。

      人體在不同時間對藥物的敏感性亦不同:糖尿病病人在凌晨4點對胰島素最為敏感,心臟病病人在此時服洋地黃,其敏感程度大于平時40倍,此時出生與去世的人也最多……

      人體離我們最近,因為,我們同體??墒?,我們對人體的認知幾乎跟交白卷差不多,處處空白。

      我們的目光總習慣盯著別人,在雞蛋里挑骨頭,在骨頭里找刺,在刺里找盾牌。沉醉于這樣的“忘我”境地樂不思蜀,怎能不迷失?

      人體是最好的哲學體和預言大師,能暗示人的行為方向,預示生命前景。順依人體大自然的運行,是我們確保肌體健康和事業生命健康的唯一路徑。

      像熱情的火焰連體,我們分不出哪朵是哪朵,同樣的燃燒,燒飯和縱火不一樣。

      事實上,我們放著“人體預言”而不顧,逆勢而行,對人體器官的感受和辛苦勞作置若罔聞。

      從午時到子時,人體五臟六腑和四肢、五官、皮毛、筋肉、血脈等66個穴位,呈現一種周期性的盛衰開閉的規律。人體總計720個穴位,無不在這個規律中精確運行。穴開便氣血旺盛,穴閉則氣血衰退。我們遵行這些規律順勢而為,有所為有所不為,才能陰陽調順,水火相助,邪氣退斂、神氣旺盛。萬事萬物,何嘗不是這樣呢?

      既然如此,為什么一些人終生操持“鉆營”“一步登天”?

      人的皮膚開泄亦遵循規律,晨起陽氣上升,正午陽氣鼎盛,毛孔關閉則日落西山。春如少年,夏似中年,秋傍晚,冬日暮??梢娨荒暧兴募?,一天有四季,一生也有四季。遵循這一規律,祖先才總結出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養生法則。

      當代人急功近利,風行拔苗助長,許多人連自己的爺爺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哪還顧得上什么“規律”?

      在瘋行的利益、無知或魯莽的誘導下,太多人因背道而馳損害、夭折了人體,也損害了自身原本純凈如水的靈魂。

      葉的孤獨風知道,果實的輕重枝頭明了。

      我們一定要懂得,缺氧會有危險,醉氧同樣也有危險!凍僵的肢體,要用冷雪搓,先在冷屋子待“漸漸”暖和(如同用冷水緩凍梨)過來。如果一下去了熱屋子、進了熱被窩兒,會遭遇截肢危險。

      低級錯誤,往往取決于過高的欲望。要自己約束,不要等著別人來戴手銬。當后悔取代了夢想,青春和過往便成了一筆收不回的呆賬。

      人體生態按其自然規律有序運行,不容恣肆毀壞。有人只盯在錢和利益上,必然失衡失重摔跟頭。如果大腦剛愎自用,人生會很別扭,到哪都是客場。要知道,左撇子干不了右手活。如果領操人做反了動作,整個團體操隊形就全亂了。

      因為貪婪,向非分利益伸手,人體以“喘粗氣”敲警鐘,以忽高忽低的心率“打預防針”,以“鬧心”來提醒,以夜不成眠警告,以“整體不舒服”抗議。如果靈魂扭曲的“伸手者”拿這些“警報和預言”不當回事,強行冷靜,用近乎暴力的方式壓迫人體處驚不變,結果就一個:人體大壩的內部處處報警、滲漏,導致器官集體起義,以自我毀滅的方式捍衛人體的原則和尊嚴。

      我們應該像蚯蚓那樣堅持線性真理,摸著黑在大地皮膚下面打洞。

      每逢猶疑的十字路口,我們別忘了自我考問: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下一步,該朝哪邁?

    2.出牌“打怪張”

      一大群地瓜聚會在土里,演出一場以“甜”為主題的交響樂。為成名急得火上房,怎么炒作也不紅。自暴自棄地逃到地面,卻意外地大紅大紫!

      發達的當代科技,催生出工藝繁復、了得的交通工具。汽車、輪船、飛機,各由數萬數百萬零件組成,其中一架波音747飛機就有600多萬個零件。每個零件各司其職、精誠協作,共促主機順暢運行。這些東西比起復雜的人體來只是玩具而已,用“太簡陋”三字形容也毫不為過!

      我們知道,人體是由基因構成的,所有遺傳密碼均由基因決定?;蚴巧膱D紙和設計方案?;蚨ň釉谖覀內庋劭床坏降男⌒〉募毎死?,每個細胞核都有近2米長的DNA,有幾十萬個堿基對(形成DNA、RNA單體以及編碼遺傳信息的化學結構)。一個細胞的遺傳信息就這么多,整個人體由40萬億至60萬億細胞構成,該是怎樣的浩大宏闊、深奧莫測?

      人體還是團結協作的典范。各個器官和微小部件,在精密的運行中時刻考慮左鄰右舍的利益,甚至嚴謹地顧及上、下道工序。換言之,她們既不耍個人英雄主義,也不挖別人墻腳,更不會為一己之利而暗箱操作。

      淺水才喧嘩,深水永遠是沉默的。

      “反?!笔歉由願W詭異的謎面,一旦“接錯線”,人體就黑白顛倒、季節錯位、角色變節,不按套路出牌。

      左乳疼、后背疼、肚子疼、肩膀疼、胳膊疼、牙疼似乎是常見病,有人卻因“誤診”而雪上加霜甚或丟掉性命。因為,這是功能性心臟病發作的“放射痛”預兆……

      心臟欠佳還這樣出牌:中指麻木很可能是心臟病的輕癥,小指麻木則是心臟病的重癥。

      近鄰很可能混淆、報假警:明明是胃疼癥狀,惡心、嘔吐,拼力治療毫不見效,驚回首:問題竟出在膽道!

      遠程操控的案例亦時有發生:腿突然僵硬,胳膊突然不聽使喚,病根卻在腦袋!

      高手醫生總能“辨證施治”。僅就心臟病而言,心經的家園定居在胳膊上,才導致“胳膊疼”。后背疼則是內臟疼痛、輻射的神經誤導。心臟是人體的總發動機,其動力管轄范圍和層次很多,猶如我們掌管的權力,權力到哪,哪就有相應的責任反饋。若仿當權的貪官,一再越權,極盡輻射和侵略,麻煩就大了。從心臟主脈出發,經過分支、再分支、再再分支,心臟管絡到哪,連鎖責任就會從哪返回來,進而再影響心臟。打個比方:光爺爺聲譽好、爸爸聲譽好還不行,孫子敗家,也會影響前輩的聲譽。

      我們知道,大腦是人體各部的最高指揮官,但“反射弧”往往不被大腦支配,一些低級的生理反射,從神經末梢向中樞傳導的過程中,常常像那些靠溜須拍馬使假學歷當政的家伙,裝大牌,誤導連連,誘使大腦判斷失常、指揮失誤,誘使人類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錯誤。

      讓我們頭疼的是人體的指揮系統過于復雜:人體王國的最高司令部由兄弟6人組成,分別是大腦、小腦、中腦、間腦、腦橋、延髓,總稱為腦,共重13001500克,體積1600立方厘米,內有140億個神經元和9000多萬個神經膠質細胞。

      我們不知道人體宇宙到底有多神奇,更不曉其瞬息萬變的運行、變異過程中誰主沉浮,我們卻知道每個人體都千差萬別,同一種病的表現方式和診療方法亦各不相同:心臟病有數十種,癌癥種類過百,腎患超過200多種……

      事實上,有人用同一個方子,治療所有相同病種、不同病因的人——貌似對路,實則大相徑庭。這情形,跟“白帽子”當權者“拍腦門決策”如出一轍。

      人體精密的嚴謹制度比人類社會科學得多。但,比起因復雜無度裂變而滋生的突如其來的亂碼,生產解藥的速度仍常常慢半拍。肩負免疫責任的勇士叫白細胞,白細胞中的T細胞負責“預警”,她們手握生殺大權:一旦發現敵人或異己分子可直接干掉,先斬后奏。內部如果發現被毒菌感染的病細胞“叛變者”,T細胞要貼上標簽,以警示戰友識別。在免疫系統與病毒互為交叉、同臺競技的人體世界,健康細胞也類似人類穿著“敵軍服裝”打進對方陣營臥底,被T細胞誤貼了“壞蛋”標簽,一場自相殘殺的悲劇便無情地上演……

      腎炎發作時,帶有免疫附屬物的腎小球火速出兵救主,代表人體政府行使職能,抓殺壞分子,確保社稷安寧、民心穩定。眾所周知,腎小球系膜細胞是腎小球內非?;钴S的細胞,她多才多藝能力非凡,既能分泌細胞基質,生產細胞因子,還能吞噬和清除大分子物質,更能收縮平滑肌細胞。按我們慣常的話說,她是個多面手、復合型人才。不料,因她在戰斗中不幸感染被別有用心的T細胞標上細菌或病毒的記號,尚未接近敵人,就被半路沖出來的干凈細胞誤當異己鏟除了……

      我們為“東邊日出西邊雨”的大自然奇觀而驚詫和陶醉,在人體大自然中,處處藏匿、孕育、綻放著這類驚詫和陶醉!在人類同疾病抗爭、延續健康的征程上,祖國醫學以圍魏救趙、聲東擊西的方式出奇制勝,以毒滅毒冒死出擊、出牌“打怪張”的生動戰例,常常讓我震驚、感動和欣慰。

      所有人都看到的機會,它已經不是機會了。拿不升級換代的經驗當寶,就像拿著過期的舊船票上船。

      明明是婦科子宮出血,醫生卻讓患者“脫鞋看腳”!當腳從襪子里翻浪而出,醫生的雙眼追光燈般緊緊盯著大腳趾出神。一根細細的銀針,在大腳趾內外側的“大敦穴”和“隱白穴”各扎一針,再在另一只大腳趾相同的穴位如法復制,4針竟根除了久治不愈、痛苦不堪的“子宮病”!

      在氣質高貴、學識淵深、變化詭異的人體面前,我們人類只是剛上學的孩童。孩童摸不到太陽卻摸到了霞光,摘不下月亮卻摘下了探索。美妙的針灸學便是開在探索枝頭上的一朵奇葩——面對流行速度迅疾的“紅眼病”,只在兩個耳朵的“耳尖穴”上各扎一針,針到病除!大腸氣阻滯扎食指,肩、頸不適扎小腸經。痔瘡在肛,穴位卻潛居前臂伸側面,尺橈骨之間,前臂背側腕關節至肘關節連線的上13處。咽痛于頸,穴位則在第二掌骨橈側緣的中點,相當于合谷穴。痛經隱于羞處,穴位卻“上行”至胸骨柄正中線12處,相當于四肋間隙……

      人體太神奇、太復雜了,她像一盤內涵豐富的錄音帶,里邊有歌,有戲,有朗讀,有樂曲,有響器,有天籟,我們一旦扯出長長的帶子,卻什么也看不見!

    3.怒放在代償枝頭的奇葩

      我們會為弱者相濡以沫感嘆,會為破雪而放的冰凌花驚喜,會為裂殼而出的鳥雛喝彩——其實,這些都是求生的本能屬性。而人體的代償,則是舍己為人、斷臂救危的忘我勇敢!

      人體代償,指某些器官受損后,機體調動未受損部分和有關的器官、組織或細胞來替代或補償其代謝和功能,使體內建立新的平衡的過程。相當于人類的見義勇為、撲險救命,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這些代償的英雄就生活在我們的身體里,每時每刻都準備著,犧牲自己也要奮不顧身地撲向危險,維護我們的身體機能。

      我們怎不欣喜?代償歡歌響徹世界!地球上最大面積的巨無霸深淵由水代償成海,森林突然被葬代償成煤,受恩人將代償鑄成光芒四射的報答勛章。羔羊跪乳、烏鴉反哺,亦是美妙代償的精彩表達。哪怕微小的“還人情”三字,也幻化成靜悄悄開在荒坡無人問津、獨步芳蹤的野花……

      人體器官代償非同尋常,寧愿奇葩在劇烈的疼痛中綻放,寧愿用自己的風險和痛苦換來新生命的芳菲和華彩!

      在高倍顯微鏡下,我見過皮膚代償時的震撼場面:當重傷揭掉一塊皮膚,近處的原皮拼力向破損處攀爬,快速匍匐前進,前赴后繼。傷口面積太大,敵眾我寡,如饑餓者把食物讓給他人,如小馬拉大車,如小矮人超負荷扛重物,如皮筋即將抻斷還在抻拉,那情景,恰似消防員一頭撲進熊熊燃燒的大火向前沖、向前沖,危險和意外隨時都會發生!我緊張得斂息靜氣、心都快要跳出嗓眼……

      然而,這種震撼的奉獻和犧牲并非一帆風順。

      最先“堵口子”的血小板把爬來的皮膚當成障礙和累贅,在前沿陣地與病菌拼命的白細胞把她當成異己,即便有益的微生物種群也趕來誤殺。我想起常常發生在我們身邊的“幼稚善良”,反而好心辦壞事,助紂為虐。而那些雄心大能力差、好大喜功者,也適得其反。這還不算懷揣陰謀、趁火打劫的各類病菌??梢?,非信念堅定、萬死不辭的忘我代償,誰敢冒死挺進?我親眼看見火線前沿參與者身首離兮的慘狀,這是敵我雙方陣亡的將士。設若完好皮膚被潰爛擊退、兵敗如山,皮膚疆土被吞食、一塊塊圈進對手的版圖,當事人將怎樣承受劇痛和死亡威脅?

      皮膚代償光靠勇敢顯然不夠,還要有出類拔萃的智慧、操作精準的手藝。皮膚異常敏感,能警覺出使其下陷1/1000厘米的觸壓。僅就一平方厘米皮膚而言,內含1600條神經及40厘米長的血管、300萬個細胞。人體皮膚表面在6.5平方厘米的面積內,就有3200萬個細菌在蠕動,附在人體表面的細菌約有1000億個,相當于全球人口總數的20倍。一個體格健壯的成年男性,1小時內約有60萬個皮膚細胞脫落。代償時要在比茸毛植被還密集、比大兵團作戰敵我霰彈狂猛對攻還驚險、比燦爛星空還深邃的情況下精準地趨利避害,拼命向前……

      肝、腎、肋、腸等的代償同樣驚心動魄。我親眼看見她們勇敢地挑起喪侶的重擔,在翻倍勞累中咬牙堅持、全額完成工作指標。我曾為友人左側上數三至五根肋骨喪失而難過,半塊胸塌了,那么大的空缺怎能護衛內臟?半年后我大為震驚,鄰居肋骨主動代償,幾乎填補了“難友”的崗位!得知我家對門主婦的小腸切除一大半,我深深為她擔憂。數年后陰云散盡晨暉來,已經代償得完好如初!

      人體因怒放在代償枝頭的奇葩而重現生機,人類社會亦普惠和諧快活的春雨陽光。缺失讓我們徹骨疼痛、天缺一角,代償誘我們萌芽希望、枯木逢春。恰如西方諺語所形容:上帝給你關上一道門,同時給你打開一扇窗。

    4.視死如歸的大俠

      每每看到人體上的膿液,我晴朗的心情即刻黑云翻滾、隱隱疼痛,獻上我靈魂王國最高的禮遇——敬禮、鞠躬、默哀,情感降半旗。我知道,這是一堆為保衛人體王國而戰死疆場俠客的尸體,他們共用一個名字:白細胞。

      小小的白細胞竟獨自撐起編程龐大、變化詭異、防范抽象的“免疫系統”,著實令人吃驚!人所共知,此系統一旦坍塌,我們的生命必成廢墟。人體大廈由1800多萬億細胞所建筑,而負責江山社稷安保的白細胞僅為細胞總量的千分之一!嚴峻的現實把白細胞逼上獨木橋:英勇戰斗,誓死捍衛健康主權!

      為消滅病毒來犯,白細胞刻苦訓練,近乎“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成為人體中克敵制勝的頭號大俠。論智慧,她們練就一身變化萬千的“柔術”,視作戰環境和克敵所需決定身形的長短、軟硬、尖鈍、薄厚、大小及各種各樣幾何形體的變換,對癥下藥、攻其所短。論威猛,她們個個是雜技高手和武術大師,能翻跟頭打把式,亦能以餓虎撲食、黑熊掏心、蒼鷹俯沖等各種招法出奇制勝。論絕技,她們還掌握了“穿墻術”,能從血管內自由遷移到血管外,亦能從血管外遷移回血管內,追擊和搜捕逃竄、藏匿的敵人,不放過任何死角……

      白細胞出身名門,決定人性純潔品質的DNA只投進她的懷抱。DNA對生存環境十分挑剔,她把家建在細胞核(其他細胞沒有細胞核)內。換言之,她們獨家擁有這項識別正誤的專利。誰不為她們創造的奇跡所震驚?一個小小的白細胞里的基因竟達十多萬個,由30億個堿基對組成,盤卷著近兩米長的DNA!但,白細胞后代絕不睡在祖輩的功勞簿上,而是嚴格自律,堅持人性純度,世襲忠勇。平常,她們既是邊防巡邏衛隊,也是內保警察,還是身著便裝的偵探,更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俠客。她們的意志品質和精神境界比人類強千倍萬倍,見義勇為是常態,從不袖手旁觀、明哲保身或不作為。無論團隊作戰還是單兵出擊,都異常英勇,心甘情愿戰死疆場。

      我最震撼的是,白細胞的每一次出征,都是最后一次出征。在跨出家門的那一刻,就邁上了死亡之路。只要出征,無論勝負,她們只有一個結局:犧牲生命、有去無還。

      我在高倍顯微鏡下觀察過這樣壯烈的場面:人的皮肉被利器突然割傷,最先行動的是血小板,如同我們人類接到庫壩決口、抗洪搶險警報,最先沖上去用自己的身體當“沙袋”阻止潰堤,前赴后繼。

      在同一時刻,白細胞“尖刀班”火速沖鋒陷陣,以寡不敵眾的兵力勇猛沖殺,陣亡前向后續戰友發出增援信號。

      在同一時刻,迅速集結的“敢死隊”火速趕來,以最快速度同敵人短兵相接,白刃戰。

      在同一時刻,后續部隊源源不斷疾馳——我被震撼得目瞪口呆:戰士從四面八方向烽火連天的戰場集結,沒一個猶豫、遲緩、逃跑、泡病號、詐死,沒一個繞道而行!

      我不敢說她們是否有戰前動員,卻敢說她們絕無戰后論功行賞、升官發財,亦杜絕了由此生發的明爭暗斗和暗箱操作,因為大家執行同一道令牌:出發就意味著訣別今生。

      平安時刻,白細胞也不忘肩負的使命,如農民在田禾間尋找難以分辨的雜草,若獵人在密樹叢捕捉與周圍環境色相近的狐貍,警覺而專注。

      她們的警覺性格外靈敏,24小時常備不懈,觀察身邊或轄區所有異常的地方,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隨時準備奔赴戰場。

      身穿鎧甲的病毒像漫天飛舞的碎碗碴,白細胞滿嘴鮮血仍瘋狂地吞咽。抱團的病毒如多條鞭子一齊抽打,白細胞被纏住、夾緊、鎖死,只要剩半口氣,勇士仍舊拼死搏斗!病毒以針刺狀、三角狀、多棱狀、條刀狀等沖殺過來,白細胞以變應變,決不退縮。

      我們可以想象,人體世界也有大自然一樣的地形地貌,也有我們常見的各種障礙。白細胞大俠卻對此“視而不見”,萬般困難皆縮減,只剩下視死如歸、奪取勝利!于是我們才看到這樣生動而殘酷的畫面:大俠變形鉆進石縫,從高高的崖上跳下,在夾角,在窄胡同,在荒野,在森林,在亂草叢中——所有躲藏病毒或感染細胞的地方,都是她們英勇出擊的戰場……

      白細胞的建制如國家一樣,根據人口需求、安全需求來配備軍隊和安保。人體通常每立方毫米應有40001萬個白細胞。平均值為7000個。介于中間值為適度,少于4000則偏少。偏少不一定表明身體有問題,無須緊張,過少則要在醫生指導下采取措施。道理很簡單:一個泱泱大國,只配備過少的武裝衛士,怎能確保國家安全?

    5.我們的樣板——“全國勞?!?/span>

      如果把人體比作一個國度,那么器官里一定有“全國勞?!?。

      心臟強悍的爆發力、威猛的激情堪稱樣板。

      我為她們的激情而感染,更為她們延續和掌控激情而驚嘆!

      嫩芽懷揣開花結果的激情才破土而出,幼雛不甘囚禁窄室方啄穿硬殼,翅膀立志沖刺藍天便騰空而起!

      心臟泵血僅在83.3毫升每次的壓力下,血液即可噴射到10米以外!初速度近乎狂猛的手槍子彈出膛。最可貴的是,她絕非心血來潮、一時沖動或一蹴而就,而是如境界高尚、造詣高深的愛國者那樣心系江山社稷,肩負國家使命,輕松自如地掌管流速流量,長年累月、分秒不歇有節奏地收縮和舒張,氣勢如虹,行云流水。嚴格執行技術標準:成年人每分鐘心跳6080次,平均75次。只有9個月以內的嬰兒才有優惠政策、吃小灶,每分鐘心跳達140次左右。

      在安靜狀態下,心臟每次搏動可射出6080毫升血液量,每分鐘輸出血液4.56升。時逢健康人劇烈運動,功率足、馬力大、耗氧多,心肌強力收縮泵血,令我們驚駭的奇跡便噴薄而出:血液輸出量達到2530升每分鐘,居然是安靜狀態的56倍!

      我們常說,生命在于運動。各種五花八門的運動便恣肆展開,我們的心臟便在激烈而緊張的搏擊中承受巨大壓力綻放超常能量,滿足血液供應量,供給人體需求。

      血管精確運營和耐力堪稱我們的樣板。盡管人類常把總結教訓掛在嘴邊,甚或敲敲“大意失荊州”的警鐘,遺憾的是,蹲守在準星處的“差之毫厘,謬以千里”還是與大約、可能、差不多一類不期而遇。我們不妨向四世同堂、接力運營的血管兄弟取經——

      設若我們把一個身高175厘米、體重80公斤的中等成年男子的動脈血管、靜脈血管、毛細血管和微細血管全部連接起來,總長度達17.6萬公里,天哪,相當于繞地球赤道4圈半還要多!我被密集復雜的血管分布震撼,她設計精密,縱橫交錯,遍及人體!我們知道,她身兼供養、疏通、排污、細胞交通等多職,依然節奏井然,有板有眼,勝似閑庭信步……

      人體一向堅持吐故納新、選賢任能、杜絕任人唯親原則,堪稱我們的樣板。盡人皆知,集約強勢能量的閃電猛烈爆發才能洞穿濃云,底蘊十足、厚積薄發者才能一往無前、所向披靡。而人類,卻常常打著懷舊老牌,憑借孤陋寡聞和一己私利助人性弱點的荒草無度瘋長……

      在驚心動魄的人體世界,“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優勝劣汰”的格言沒有印在書上,沒有掛在嘴邊,各組織、各部門、各單位、各個體,卻嚴格依循法定原則、準確執行“晴雨表”的最精刻度——

      血小板的壽命約714天,每天完成更新總量的1/10定額指標,才能確保血小板的消亡與誕生等量齊觀;我們小小的舌頭上,居然植被一樣茂盛生長著9000多個味蕾,每個味蕾懷抱50個異常敏銳的感覺細胞,她們必須在10天左右吐故納新一次,才能滿足分辨3000多種味道的需求;即便占胸腔90%空間的肺,也不敢以大自居、指標縮水,要在23周把肺面細胞換一遍;連恩澤人體,各組織、各細胞都欠其情,器官中管轄疆域最大的皮膚,也不敢消極怠工、妄自菲薄,更新速度壓縮到24周;擅長巷戰的腸絨毛為打贏化學分解物高腐蝕胃酸的持久戰,補充減員,23天必須調任一支生龍活虎的新部隊;即使永遠也進入不了主流社會、打不上主力、人微言輕的眉毛和睫毛,也不能掉隊太遠,要在68周煥然一新……

      肝臟披荊斬棘、任勞任怨、迎難而上,在錯綜復雜、瞬息萬變中穩步前行,堪稱我們的樣板。她高高舉起人體內最大的消化腺、新陳代謝運行中心、司職功能最多器官三面大旗,仍不居功自傲,而是胸懷全局,不待揚鞭自奮蹄,確保機能蓬勃運行。

      生理學家和醫學家無不認同:肝臟是支撐我們生命的頂梁柱,系最高“中央層面”屈指可數的首腦成員。我們很難想象,幾葉貌似少女般柔弱的肝臟,怎樣讓5千多種性格暴戾、喜怒無常、險象環生的化學反應乖乖就范?另有“一票否決”的實驗更增添我們的崇尚和敬佩:動物在完全摘除肝臟后,即使給予及時的搶救性治療也于事無補:生命之墻會轟然坍塌!即使個別“命大的”萬般掙扎、茍延殘喘,亦活不過50小時。這個實驗的權威彩霞比熊熊燃燒的火焰更加耀眼:肝臟是生命活動的絕對主演,必不可少亦不可替代。

      認識肝臟,我才知道什么是掌上乾坤、杯中雷霆!在她嬌小體內穿行的血液洪流可謂波瀾壯闊,每分鐘接納血流量10001200毫升,達心輸出量的1/4。在生命萌芽的胚胎時期,由于肝臟挺身而出勇挑造血重擔,才一個海底撈月——讓生命在枯萎凋敝的淵底冉冉升起,俏麗盛開……

      這是她第一次造血,也是最后一次造血。僅這一次,就左右了我們生命的垂落與升起。此后奔騰不息的血液長江不舍晝夜地在她體內穿梭往返,她廉潔自律、甘當過路財神:麗花眼前開,決不摘半朵。

      令我吃驚震撼的是,紅楓葉般美貌的肝臟,不以外在姿容而養尊處優,不以黃金地段位置而趾高氣揚,不以位高權重而謀取私利,而是勤勞如蜜蜂,深情似熱戀,堅強勝抗體,心闊若大海。如果不曉實情,會懷疑我這樣形容似有“虛夸”之嫌,實則絕對名至實歸。如若偏說“差”,那就是我對肝臟超凡脫俗的境界、驚世駭俗的工作量,鶴立雞群的才華和卓越的豐功偉績表彰得還不夠。若細述其功能和益處,那將是一部厚厚的專著。為節省文字,我僅掛一漏萬地列幾項她的日常工作——

      負責糖的分解并貯存糖原;負責參與蛋白質、脂肪、維生素、激素的代謝;負責高危耗能的解毒;負責工藝復雜的膽汁分泌;負責強輻射、高污染的病毒吞噬;負責建立安全科學的防御機能;負責制造血液有序運行甚至應急之需的凝血因子;負責調節關乎人體江山社稷和諧穩定的血容量;負責調配稍縱即逝的水電解質平衡;負責出產生命時刻不停消耗的熱量等要害工作數十項。

      我在前邊說過,在醫學和生理學高度發展的今天,我們對人體科學的已知程度僅僅達到8%,那么,又有多少人,一心撲在利益和興趣上物我兩忘,一次又一次沉浸在美酒享受里樂不思蜀,能把愛惜肝臟放進議事日程?

    6.身體比大腦更聰明

      我知道大腦是人體最高首領,有著非同尋常的明星效應和不可替代的主導地位。但,我仍要特別強調:大腦是在人體眾多部門的力挺、推舉下,才置身高高的“塔尖”。那么,塔身坍塌,塔尖又在哪里?

      大腦首先要杜絕官僚主義,要接地氣,在身體信息反饋的前提下決策。離開身體基層,大腦就是無根萍、無水魚,決策便成了半空樓閣、鏡花水月。我這樣說不無底氣:若沒有視覺、聽覺、味覺、觸覺、知覺等身體的初級反射,哪來的大腦決策?

      大腦身居高位,往往像那些奪取政權前“打民眾牌”,登上皇位便獨斷專行、一手遮天的昏君一樣,早把那些擁推他登基的民眾忘諸腦后,敲門磚一樣隨手一丟,踩爛成泥。殊不知,在他狂放恣肆的爽聲大笑里,悲劇已經悄悄上演……

      芽兒向上長,水兒向下流,花彌香,葉聚蔭,各有各的習性和司職范圍,憑什么大腦事事獨裁、稱霸?

      人體自身有非常奇妙的組織,哪扇窗該開該關,哪組神經該眠該醒,都精準清晰,絕不開錯關錯,也絕不疾徐顛倒。人類總以為大腦掌控一切,其實這是意念的過于放縱和依賴,有時,大腦不如身體聰明。

      譬如食物進補,在大腦的誤導下,人們不惜耗資耗神補這補那,可我們并不知曉,樸實的原生態食物在胃中集結后很快神出鬼沒,被分成各懷心腹、各有方向和目標的若干小股部隊,它們最終去了哪里、補了什么?補左,它偏去了右。補上它偏往下。補內它偏向外——大腦管得了嗎?

      在當代,奇怪的事比比皆是:嬰兒在母親腹中就得了“三高”,剛出生就患脂肪肝。一位斗牛士,為讓價值百萬、威名遠播的“牛王”錦上添花,改草料主食為填灌豬五花肉和蛋黃,致使爭霸一方的猛牛膽固醇急劇升高、動脈硬化,進而病入膏肓:冠心病和心絞痛釘子一樣扎在生命深處……

      《黃帝內經》早在兩千多年前就明確提醒我們:補品只能用于調養虛弱的體質,機體的營養供給,還得讓位于五谷、五果、五畜、五菜等日常生活所必需的飲食?,F代營養學證明,只有一日三餐飲食均衡,才能保障人體營養均衡。

      大腦素有好大喜功、一廂情愿、剛愎自用習性,往往缺少科學論證,憑空將未來設計成一朵朵俏麗的花,在一次次武斷地“拍腦門”決策后,竟生出丑陋的畸形怪胎……

      我贊賞上蒼賜予人體自身強大的本能力量?!芭女悺北闶巧眢w自我保護的本能之一??謶?、哆嗦、惡心、嘔吐、腹瀉、高燒、疼痛、高血壓、毛發倒立等,無一不是身體以“排異”的方式保護人體,向大腦報警。如果大腦有平民情懷、禮賢下士,根據報警信息找出癥結所在,采取一對一積極應對的辦法,則是上策。如果大腦獨斷專行或置之不理,則是身體和心靈的雙重災難……

      201457日,我生命的太陽差點熄滅。在遼寧西豐縣老家,一把鮮嫩的假“山苞米”野菜撩撥得我兩眼放光!誰知,這口感很好、味覺清靈的家伙,竟在我小小的胃內掀起洶涌的海潮——腹內奔騰的潮水嘩嘩翻卷向外涌,我自知按壓不住便迅疾從臥室向洗手間飛奔,強大的氣流太極掌一樣狂猛推擁胃腹里的食物,哇的一聲,扇面狀的液物噴發而出……

      此后我感覺整個腹部胃部在痙攣、抽搐,不,是所有的大腸小腸整體痙攣、抽搐的同時,每根腸子亦分別痙攣、抽搐、擰麻花,導致整個五臟六腑、呼吸、血液、筋脈都在痙攣、抽搐!仿佛整個身體都是筋,每條筋都在擰麻花、萬般痛苦!我用盡全力、張大嘴巴嘔吐,仍排遣不及胃腹內強力沖擊的氣流和食物,出氣多、回氣少導致呼吸供給不上,任酸淚奔涌、全身疼痛無暇理睬。食物吐盡后氣流仍在向我的胃腹叫板,煤礦冒頂一樣翻騰、粗魯地擠過狹窄、擁擠的食管向外奔逃,食物沒了也不罷休,直到吐光胃內最后一滴苦水……

      我自知食物中毒,按了衛生局局長白永志的手機號:“永志,快來救我……”

      救護車送我去醫院時,我已經好多了。白永志看了我帶去的野菜說:“這是食物中毒。嘔吐是身體在自我保護、在排異,老兄身體棒吐得干凈,這反而是好事?!?/span>

      我感謝身體的排異力量,在大腦迷茫、無能為力時,她挺身而出,先于120救護車,也先于藥物搶救了我的生命。

      我亦驚恐后怕:如果我的心臟下了支架,不,哪怕我有高血壓甚或心腦血管疾病,弱小的生命之火,能不被多輪次海潮裂岸的狂猛痙攣和抽搐撲滅?

      醫學數據顯示:健康人正常能活120150歲。人終老應該如花兒自然謝、葉兒自然落、樹老自然枯一樣,絕不該因病夭折。正是大腦的殘忍指揮,讓多數生命之花因傷痕累累而過早凋落……

      有多少大腦記著“水低成海,人低成王”的忠告?在瘋狂大腦的指揮下,欲望緊緊抱住“無所不能”不松手,一雙雙燃燒著欲望的紅眼球在暗處閃閃發亮,官職、財富等一齊向“上不封頂”攀爬。

      心是一片田,不長莊稼就長草。適度摘減大腦天平的權力砝碼,請心靈和善良參與決策,才能去除荒蠻,推助人體王國的興盛。

      我們尊敬大腦,支持大腦工作,同時也要把它的權力關進科學決策的籠子里。眾所周知,人類很多時候正是被大腦引入歧途或萬劫不復。剛愎自用、專橫跋扈、盛氣凌人、高高在上、孤芳自賞便是大腦昏庸狀態的“小跟班”。

      我們知道,昏庸往往締結在欲望的秧藤。

      讓我提拉起欲望秧藤,看看它到底是什么吧!

      為了節省文字,突顯焦點,我僅轉載網絡片段:“人的欲望是逐漸膨脹的,當你交易順利的時候,你對利潤的欲望也同步增長,并且欲望的增長速度會遠遠快于你的資金增長速度,同時這種欲望也就會逐步甚至加速脫離市場的真實情況,而使投資者處于麻醉狀態,認為市場就是個取之不盡的提款機,使你無法客觀而真實地看待市場,當你的欲望已經脫離你的交易能力,也脫離市場的客觀實際之時,也就是災難來臨之時,這種災難足以給你毀滅性的打擊,把你該得的、不該得的全部收回!市場是個美麗誘人而善變的毒婦,在其誘人的外表下,隱藏著無數的陷阱。誘人的外表使你欲望膨脹,脫離現實,并直接導致你陷入交易陷阱之中而難以自拔,進而形成因虧損而產生的另一種欲望失控。賺了一年甚至數年的錢而一次虧空,這樣的例子還少嗎?然而,歷史鬧劇總在重演!”

      交易順利尚且如此,不順利又會怎樣呢?

      在利益和誘惑漫野橫生的時代,欲望又豈止市場交易?

      維護人體王國的健康絕非易事,需要方方面面、持之以恒的不懈努力、堅守甚至打拼。毀壞則是瞬間的事——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若要健康的太陽明亮四射,讓心靈的天空潔凈如洗,我們不妨分化、剝離一些大腦的指揮權:從原本出發,讓身體做主。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