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2rxzg"><li id="2rxzg"><option id="2rxzg"></option></li></track>
<li id="2rxzg"><samp id="2rxzg"></samp></li>
  • <menuitem id="2rxzg"></menuitem><bdo id="2rxzg"></bdo>
  • <menuitem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menuitem>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center id="2rxzg"></center>
  • <track id="2rxzg"></track>
    <menuitem id="2rxzg"><xmp id="2rxzg">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bdo>
  • <center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center><track id="2rxzg"><li id="2rxzg"></li></track><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bdo>
    <track id="2rxzg"></track>
    <track id="2rxzg"><li id="2rxzg"><dl id="2rxzg"></dl></li></track>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點燈者自帶光芒
    ——評王寧《明燈照耀童年——新世紀遼寧兒童文學觀察》
    來源:2020年11月2日《沈陽日報》 | 作者:馬 力  時間: 2020-11-02

    ?  王寧的《明燈照耀童年——新世紀遼寧兒童文學觀察》一書呈現在廣大讀者面前了。這使我首先想到中國著名教育家陶行知的一句詩;“風來了/雨來了/老師捧著一顆心來了”。只要把詩中的“老師”一詞改成“評論者”,就完全適合我看到王寧和她帶來的評論集時的感受了。這部評論集是王寧心血與智慧的結晶,只不過它以闡釋遼寧兒童文學作品意義的文本形式呈現,但她風雨兼程的身影和一切為了孩子的初衷卻與一個老師無二致。

      說到評論者對作品意義的闡釋,三個比喻便在冥冥中跳入我的腦畔:尋蚌開蚌人、千里馬與伯樂、點燈人。

      廣泛閱讀作品是評論者首先要作的工作,好比是尋蚌。王寧由于工作、個人愛好和作為孩子母親角色的需要,每年都會閱讀大量中外兒童文學作品,逐漸形成她獨特的審美期待視野,這是她從魚龍混雜中挑選潤珠之蚌的基礎。蚌一旦尋得,接下來要作的就是剝蚌殼見珍珠的工作了。我們所處的時代是兒童文學創作空前繁榮的時代,地球上的七大洲四大洋,無數的江河湖海,每一天不知會產生多少懷玉之蚌,評論會不會因此眼花繚亂無從下手了呢?王寧有她的智慧,視界不妨放眼全球,然而筆墨功夫卻要獻給她情有獨鐘的家鄉的兒童文學創作,這大概是“一不掃,何以掃天下”之意吧?遼寧兒童文學鐘靈毓秀,特別是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以來,遼寧兒童文學恰如一團地火,應時代的召喚井噴般地涌出地表,一發而不可收,儼然鑄成祖國東北地平線上的一片森林屏障,不由人不駐足、欣賞、贊嘆、思考,更何況是一個生于斯、長于斯,童心未泯,又一直與遼寧兒童文學作家朝夕相處,或與他們心脈時時相通的評論者呢?王寧正是被這方興未艾的創作熱浪所裹挾,懷著一腔熱情拿起筆開始她的評論生涯的。她所選中的批評對象常是那些懷有大玉之蚌,仔細打開它的硬殼,發現并指點這珍珠獨特的光芒給讀者看,使讀者在閱歷淺之時,不被魚目蒙住雙眼。王寧這部評論集中的“兒童文學綜論”、“年度觀察巡禮”,做的主要是“尋蚌”的工作。而第二部分“作家作品評論”則重在剝殼現玉。

      若論評論者批評水平的高低,令我想起“盲人摸象”與“伯樂相馬”的比喻。前者只見局部,不見全體,所以在談象的模樣的時候,總不免顧此失彼,失之全貌,而后者則有隔皮隔肉而見骨相的深刻。盡管伯樂見過的馬不計其數,但王寧卻能憑藉手眼的功夫,將千里馬準確無誤地挑出來。在“作家作品評論”中,有10篇長、短評是關乎薛濤創作的,其次還有常星兒、李麗萍、劉東、于立極、董恒波、老臣、宋曉杰、閆耀明、馬三棗、賈穎、陳琪敬、龐艷、蘇笑嫣的作品評論。這些懷著不同玉的蚌,有了她這般辛勤剝殼的勞作,便有“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奇觀出現在祖國的東北大地上。她對薛濤作品的評論幾乎囊括了這位作家的兒童小說、幻想文學、散文等各個領域的創作,可謂再現“全象”。透過她的每一篇評論,你會感到她一直在追尋作家對童年的本質、自然、母愛、童真的根本性表達,挖掘在體現這些創作母題時的鄉土情結和個性特征,揭示其所達到的歷史深度、文化深度與藝術深度。而對于其他作家的批評則擇其要、點其睛,一語中的、入木三分。如果將這部評論集作一個總體考察,讀者不僅能發現經她闡釋的作家作品之美,而且能發現評論者本人上下求索,評論水準不斷提升的軌跡,這是朝著“伯樂”的方向努力。即便我們不能說她就是伯樂,但大凡熟悉遼寧兒童文學創作的人,都不能不承認她識人論作眼光的精準,欣賞她評論的散文化風格。

      王寧將她的評論集命名為“明燈照耀童年”,表達了她對兒童文學作家作品價值的總體感受與判斷。這使我想起點燈人的比喻。在接受美學家姚斯看來,文學批評的本質是通過祛魅讓作品的意義“敞亮”出來。但意義既不完全屬于文本,也不完全屬于評論者,而是評論者在文本提供的框架下,與文本互動產生的思想火花。這火花點亮的既是作品內在的光芒,又是點燈人將自帶的光芒賦予作品的結果。在姚斯看來,沒有被讀者或評論者閱讀的作品只是“本文”,毫無價值可言,或者說它的價值是潛隱的。而讀者或評論者通過閱讀,賦予作品以生命,作品才由“本文”變成“文本”。文本意義層面的“空白”和“未定點”,才能得到填充,這個填充人就是讀者和評論者。我們不難想象,倘若一個評論者——點燈人,不是自帶光芒的人,而是一個內心充滿黑暗的“盲人”,他怎么可能發現別人作品的光芒?并指給讀者去看這光究竟在哪里呢?

      然而遺憾的是,長久以來,世人在認識上總存在一些偏頗,只知崇拜玉的光芒,見玉便忘了尋蚌剝蚌的人;見了千里馬,便忘了“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的道理;掌聲只送給站在臺上領獎的作家,而忘了創造作品意義的另一半——評論者。姚斯認為,文學評論與文學創作乃是人類文明之車的兩輪,二者缺一不可。只有二者協調配合,人類才能駕馭文明之車在自由解放的道路上奔跑。

      “泉眼無聲惜細流”,無聲無息地把光奉獻給燈,奉獻給路人,正是點燈人的品質。然而暗夜記得他的光,像天上的數也數不清的星星,盡管人們仰望天際叫不上它們的名字,卻切實在黑暗中靠了它們的光路。若是沒有們默默地奉獻自己的心火和熱愛,漆黑的夜空就不會璀璨,大千世界就不會有光和溫暖。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