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2rxzg"><li id="2rxzg"><option id="2rxzg"></option></li></track>
<li id="2rxzg"><samp id="2rxzg"></samp></li>
  • <menuitem id="2rxzg"></menuitem><bdo id="2rxzg"></bdo>
  • <menuitem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menuitem>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center id="2rxzg"></center>
  • <track id="2rxzg"></track>
    <menuitem id="2rxzg"><xmp id="2rxzg">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bdo>
  • <center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center><track id="2rxzg"><li id="2rxzg"></li></track><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bdo>
    <track id="2rxzg"></track>
    <track id="2rxzg"><li id="2rxzg"><dl id="2rxzg"></dl></li></track>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IP轉化是一種再創作
    來源:中國青年報 | 作者:歐陽友權  時間: 2020-12-14

    ??  把文學作品改編為影視劇,并非網絡時代才有,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巴爾扎克的《人間喜劇》,托爾斯泰的《戰爭與和平》,還有中國古代的四大名著,都屢屢被后人做影視改編,就連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也被改編為西班牙語的電視劇傳播到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

      中國網絡文學的影視化聯動的特殊之處在于,其一,它形成了網文IP概念,以知識產權的法規加持獲得了歷史合法性;其二,它以社會化文藝生產的規模效應,打造了網絡文學產業化的“中國模式”,即由文到藝、由藝到娛、由娛到產,構成了“一條龍”的文化創意生產,其所創造的經濟“長尾效應”不僅賦形中國獨有的IP文化產業,還聯通了文字和視頻兩大核心媒介。

      自打2010年,張藝謀拍攝根據艾米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山楂樹之戀》后,影視文化資本便從網絡小說的故事海洋中發現了商機。2015年網文IP盛行,網絡小說改編的電影頻頻開始發力,網文IP劇也把昔日火爆的“韓劇”擠出了收視市場。此外還有網絡大電影、游戲、動漫、暢銷書這些領域,幾乎都成了網絡小說IP的天下。

      這些年來,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的影視作品不少都來自網文,如《盜墓筆記》《致青春》《少年的你》《青云志》《親愛的翻譯官》《清平樂》《大江大河》《都挺好》《燕云臺》……有統計表明,2018年至2019年騰訊視頻、優酷、愛奇藝等視頻平臺熱度最高的100個連續劇中,網絡文學改編占比達42%(《網絡文學IP影視劇改編報告》)。

      影視轉化是下游的江河,文學創作則是上游的源頭,兩者的對接要產生“1+1>2”的效果,需要雙向同時發力又相互借力,形成良性互動機制。對于網文創作而言,要適應影視化分發聯動,需要有“三強”功夫:

      一是強故事性。只有“講好中國故事”,才好“傳播中國文化”。網絡小說的“硬核”是講一個好故事,傳統小說的絕活是“怎么講故事”,設計敘事圈套。張藝謀拍《歸來》,只選擇了原小說(嚴歌苓《陸犯焉識》)中的一部分,因為那是最打動人心的一段故事。網文故事不僅要有波瀾,有起伏,有驚心動魄的沖突和腦洞大開的橋段,還要求具備一定的稀缺性,有很強的辨識度;并且,故事情節的外殼要能與當下的社會現實和大眾心理相對接,與年輕受眾產生“共情性”,這樣才能成為頭部IP?!稇c余年》電視劇的成功,為之做出了榜樣。

      二是強人物塑造。適合影視改編的小說一定要有成功人物形象,要有主角光環,人物的鮮明個性和作為能產生打動人心的藝術力量。不管是逆襲,還是開掛,總是先有“人”再立“文”,影視創作才有騰挪的空間?!峨[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紫金陳《壞小孩》《長夜難明》)躥紅,是因為作品里的人物(前者有數學老師張東升、學霸朱朝陽,后者有鄉村教師侯貴平、檢察官江陽)讓不斷反轉的故事有了靈魂。時下的熱門小說如愛潛水的烏賊的《詭秘之主》,天下歸元的《山河盛宴》、會說話的肘子的《第一序列》、橫掃天涯的《天道圖書館》等,都因精巧的人設而成為優質IP。

      三是強鏡頭感。文學是語言藝術,影視靠視聽表達,文學文本如果有了鏡頭感,將有利于影視創作。善水的《書靈記》沖著二次元群體喜好行文,作品一完本立馬就被改編為動漫在騰訊平臺上線。郭羽、溢青的懸疑式科幻小說《腦控》,寫的就像是好萊塢大片的劇本,場景間的鏡頭轉換類似于電影的蒙太奇,作者說他們這樣寫是為了適應影視改編的需要。叢林狼的熱血軍文,驍騎校筆下都市小人物的奮斗故事如《匹夫的逆襲》《好人平安》等,都有很強的鏡頭感,很適合影視改編。

      網文創作與IP轉化是一種共生關系,轉化是一種再創作,需要遵循不同藝術的創作規律。對影視二度創作而言,有了好故事、好文本,還需要邁過兩道“門檻”:一是改編,二是制作。超級IP的改編要更多地尊重原著,因為它們的“原著粉”往往多于“路人粉”,若改編得面目全非必然挨罵,為規避風險,讓作者參與編劇不失為可選之策。影視制作涉及的環節很多,導演的水平和演員的演技是核心,而最根本的則是要有精品意識和工匠精神,只有“制作精良”才能表達“思想精深”、體現“藝術精湛”。那些不斷重播、留下口碑的作品如《后宮甄嬛傳》《偽裝者》《瑯琊榜》《歡樂頌》《延禧攻略》等,就是明證。那些快餐式創作、懸空式改編,是沒有生命力的。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