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薛濤:致俄羅斯讀者 ——《九月的冰河》俄文版序言
來源:中國作家網 | 作者:  時間: 2020-12-14

《九月的冰河》俄文版

  我習慣這樣介紹自己,我是富有的人,坐擁一些財富。我簡單羅列一下吧——找不到邊際的林子,林中有河;河從山中來,奔向大平原;鳥獸眾多,我與它們要么相安無事,要么建立了友誼。我經常跟國內讀者講到這些,他們很愿意聽。對于一個作家來說,這沒什么奇怪的。不過,如果我介紹自己是來自外星的作家,他們便瞪大眼睛表示懷疑了。

  我沒有胡說八道。

  我的家鄉在中國東北一個叫昌圖的地方,那里曾經水草豐美、鳥獸成群,是蒙古科爾沁部的游牧地,后來開墾成為盛產谷物的糧倉。我的鄉親們偏愛用天體來命名村莊,比如星星、月亮、太陽、日月、銀河。我出生的地方叫太陽,其實我更喜歡“銀河”這個名字,可是我沒有選擇的機會。我穿越“月亮”“星星”“日月”,去尋找“銀河”這個地方。我如愿以償找到了它,它竟然是一座銀光閃爍的水庫。一個名字叫銀河的水庫,它多么令人遐想?,F在我這樣介紹自己:“我是來自外星的作家,穿越太陽、月亮、星星、銀河,千辛萬苦來到地球寫作”,你們還不服氣嗎?

  我像螞蟻一樣熱衷于搬家,不喜歡呆在一個地方。

  我很早就離開昌圖,大學畢業后在一個河海交匯的城市生活、工作,它的名字叫營口。流經這座城市的河流叫遼河,它在城市西郊匯入渤海。后來,我沿遼河上溯,搬到沈陽郊外的渾河北岸居住。渾河是遼河的支流。每年秋天都有大雁和赤麻鴨來河灘上棲息、覓食,兩周后再繼續南飛。它們來自遙遠的西伯利亞。第二年春天,它們又從南方的家園返回,在河灘休整數日,之后趕往西伯利亞。我也不閑著,在陽臺上修了一座木屋書房,它被稱為“薛叔叔小木屋”,我就在里面讀書、寫作、做白日夢。小木屋的四壁和屋頂都是松木板,散發淡淡的松香,我的靈感生機勃勃。我筆下的故事就像是一棵一棵樹,不停地從地下面冒出來。我像一個護林員,播種它們、侍弄它們,等待它們長成森林。

  現在說說《九月的冰河》。

  這本書的中文書名“九月的冰河”,聽起來不合邏輯。九月是涼爽的秋天,怎么可能出現“冰河”?讀完這本書就不會發出這樣的疑問了。

  這本書寫的是兩個男孩與一條狗的故事,故事的靈感與一次旅行有關。

  幾年前,我趕往中國最北的小鎮北極村。這是一次遙遠的旅行,我特意乘坐那種很慢的綠皮火車?;疖嚧┰狡皆?、山脈、湖泊、森林,三十多個小時以后我到達北極村。我不能再向北走了,一條江擋住了去路。那時是初春,河對岸的綠色山巒連綿起伏,護送江水奔向下游。一片林子后面隱約可見村莊,村莊的名字很長,叫伊格納斯依諾。一條小路連接江邊,有幾個人在江邊垂釣、嬉水。我跟他們揮手致意,能看見他們在微笑。這時,一群麻雀從我的頭頂飛過,落在對岸的林子里。我正發呆,對岸的喜鵲飛到這邊,立在一棵樺樹上唱歌。江水把一塊土地間隔成兩個國度,對岸的微笑和往來的鳥群又把它連成一片。后來,我的身邊多了一個男孩。他悄悄坐在我旁邊,望著對岸的村莊。再后來,一條黑狗也來了,坐在我和男孩中間。黑狗與男孩一樣——望著對岸的村莊。我很想問問男孩,對岸是否有熟悉的伙伴兒,經常隔江打著招呼?冬天江面結凍,黑狗是否走過冰河到對岸閑逛?實際上我什么都沒問,我不忍心打破當時的寧靜。不過,我有了寫一本小說的沖動。我身邊的男孩、男孩身邊的狗、我們對面的村莊,這中間應該發生動人的故事。

  兩年后,我寫出了《九月的冰河》。書出版后,我帶著它又來到北極村,在這里舉辦了新書發布會。當地的小學生們參加活動,在現場朗讀了作品的片段。我很想把這本書送給那個男孩,很遺憾他不在他們中間。后來,我沿著江岸走了很遠。江邊一個男孩都沒有,也沒有狗的影子。對岸的村莊升起炊煙,那里的人們一定在烤面包。我就想,這本書會不會被對岸的孩子們讀到呢?如果能讀到,那將是一件讓人驚喜的事情。

  如今,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感謝譯者。沒有他的出色工作,你們讀不到精彩的中國故事。將來遇見他,我要與他真摯地握手。感謝俄羅斯東方文學出版社。

  感謝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總公司,她是在河上面修橋的人。走過這座橋,我的書到達了對岸,那是普希金、托爾斯泰、果戈理、陀思妥耶夫斯基、肖洛霍夫的國度。

2020年6月1日于薛叔叔小木屋

  (薛濤的長篇小說《九月的冰河》俄文版日前由俄羅斯東方文學出版社推出。此文是作者為該書撰寫的序言。)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