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孟繁華:沒有爭論就沒有批評
來源:文藝報 | 作者:  時間: 2020-12-16

?  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向西方學習業已成為宏大的時代潮流,西方繁復的文學觀念和方法極大地開闊了我們的文學視野,也以鏡像的方式清晰了我們的文學位置。但是許多年過去之后,源于西方文學基礎產生的西方文學理論,也遇到了他們自身的糾結或難題。因此,西方文學理論在闡釋文學共通性問題的時候,確有明快和通透的一面,但是,任何國家民族的文學也總會有其特殊性。面對“特殊性”的時候,僅憑西方文學理論往往捉襟見肘詞不達意。早在上世紀90年代,曹順慶就提出了中國文論“失語癥”的問題。曹順慶對“失語”的解釋是:“我們根本沒有一套自己的話語,一套自己特有的表達、溝通、解讀的學術規則。我們一旦離開了西方文論話語,就幾乎沒有辦法說話,活生生一個學術‘啞巴’”。因此,當下的中國文論不能有效地解決文學批評問題。20多年過去之后,這個問題不僅沒有解決,而且愈演愈烈。于是,從實用性的角度考慮,我經常向古代文學研究者的方向張望,希望能夠從他們從事的研究中汲取新的資源和方法,特別是身邊一些優秀的古代文學學者的研究成果,常常讓我耳目一新深受啟發。古典文學研究界的文論研究,尤其是古代詩學研究,取得了諸多重要成果。這些學者的具體研究不是空泛地站在云端說話,而是發掘了相當豐富的、值得當代文學批評實踐吸收的本土理論話語資源。

  在這方面,我覺得文學創作做得比文學批評好。比如先鋒小說家余華、格非等,他們適時地放棄了純粹的先鋒文學立場,重新回到了正面寫小說和講故事的方式。當然,這個“回歸”,已經不是原來的現實主義,而是綜合了古今中外各種表達手段。如果沒有這個過程,他們就不是今天的余華、格非。特別是莫言,他一再強調作家是個“講故事的人”?!锻硎斓娜恕房此朴小鞍自捫≌f”或世情小說的路數,但它是“舊瓶裝新酒”,小說的觀念不是傳統的,也不是西方的,它是現代的。

  如是我想,如果我們的文學評論也能夠回過頭來,向傳統文論學習,一定會有新的氣象?,F在大家經常議論胡河清的評論,就是因為胡河清在熟悉現代西方文論的情況下,能夠結合本土的文學理論資源,對文學作品或潮流現象,做出具有本土性的闡釋,所以他獨樹一幟。當然,造成文學評論今天這樣的現狀,有多重原因,學科間的不對話是一個重要原因。比如所謂的文學理論、文藝美學,它們都是高高在上的學科,他們每天談天上的事情,宏大又神秘。但是值得懷疑的是,這么多年,這些學科究竟有什么發展?他們為文學批評提供什么樣的新的知識和可能?他們對當代文學的現狀有多少了解?如果文學理論不能為闡釋當下文學提供新的話語,創造新的范式,那么,這樣的理論只能淪為課堂知識學。我們從未企望文學理論一定要切合批評實踐,它有其“無用性”,但理論如果只是一味地空轉,可能我們就不再需要它。當下的文學世界,早已不是理論家的世界,無論“耶魯四人幫”還是杰姆遜等,他們都是批評家,他們都有具體的闡釋對象,他們沒有離開具體的闡釋對象說話。這是需要理論研究者注意的。

  但有的朋友恰恰在強調“文學理論”的“帝國化”。按照他們的理解,要么文學理論已經解體,被分解到或“帝國化”到其他學科中,如是,文學理論已不復存在;或者,文學理論在“失語”的語境中,一直沒有找到自身能夠自我確證的位置而無所作為。另一方面,當他們強調文學理論“帝國化”或擴張的時候,他使用的材料恰恰不是文學理論著作而是文學評論著作。這一錯位,不僅使他的文章內部矛盾百出、問題叢生,還從另一方面證實了這是一個批評家的時代,文學的理論和與文學相關思想的提出,是文學批評家而不是文學理論家。因此,那個所謂的文學理論“帝國化”或擴張化,已經是無源之水。無論哪種情況,可以肯定的是,今天的文學理論已經遭遇了很大的問題。所謂“帝國化”或理論邊界的擴張,是一個永難實現的理論幻覺。一個難以否認的事實是,近20年過去之后,那種“帝國化”的、沒有文學的文學理論,起碼在中國我們還沒有見到。真實的情況是,他們所處的失語狀態沒有任何改變。文學批評雖然也有很多問題,甚至在短時間里還有很難克服的問題。但文學批評面對的還是具體的文學作品,他們的言說還是“及物”的。因此,討論中還不時地會總結出一些有見識的觀點或質疑,諸如:“小說是寫不可能的事情”、小說的“有意思”和“有意義”的關系、詩歌創作要抵抗“碎片化”的生活,文學要寫出情感的深度等命題,是在文學創作與現實生活關系中提出的,這些鮮活又有時代性的命題,是作家和批評家在文學批評實踐中,在考察了大量當下文學作品之后或創造實踐中提出的。我不只是批評文學理論沒有方向的不知所措,因為當下文學批評的問題也比比皆是。但是,文學批評還有反省和檢討自己的意愿,而沒有像文學理論那樣為自己做毫無說服力的辯解。多年來,各個學科各行其是、老死不相往來,現在到了相互對話、相互補充的時候了。如果還是“山頭”心理,我們面臨的情況只能更糟糕。任何一個偉大的文學時代都伴隨著激烈的與文學相關的各種論爭,論爭極大地激發了理論和創作的靈感,從而推動那個時代文學向更積極、更健康的方向發展。反觀近20年來的文學,歲月靜好,風平浪靜,隨波逐流是這個時代文學最看不得的景觀。因此,打破沉寂,敢于正視與文學相關的各種問題,才有可能讓我們的文學充滿生機地參與到偉大的時代變革中來。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