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2rxzg"><li id="2rxzg"><option id="2rxzg"></option></li></track>
<li id="2rxzg"><samp id="2rxzg"></samp></li>
  • <menuitem id="2rxzg"></menuitem><bdo id="2rxzg"></bdo>
  • <menuitem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menuitem>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center id="2rxzg"></center>
  • <track id="2rxzg"></track>
    <menuitem id="2rxzg"><xmp id="2rxzg">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bdo>
  • <center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center><track id="2rxzg"><li id="2rxzg"></li></track><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bdo>
    <track id="2rxzg"></track>
    <track id="2rxzg"><li id="2rxzg"><dl id="2rxzg"></dl></li></track>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向我開炮(組詩)
    來源:2020年第12期《鴨綠江》 | 作者:李 皓  時間: 2020-12-17

      上甘嶺

      小時候的黑白影片,再恰切不過了

      190余萬發炮彈,5000余枚炸彈

      劫掠過的山頭,除了黑乎乎的血

      冒著黑煙的焦土,粉碎的石頭

      變成炭灰的樹木枯枝,熏黑的彈殼

      烏青的臉,露出破洞的軍裝

      好像除了雪地一樣白的牙齒,烏黑一片

      除了紅色的軍旗,到哪里尋找彩色

      就連從黃繼光后背,與機槍子彈

      一起噴出來的,都是黑血

      噢,王萬成和朱有光他們的爆破筒

      在與敵人同歸于盡的一剎那

      確實發出了一團火紅的光

      但迅疾又變成一縷縷青煙

      電話班副班長牛保才一手抓起

      一頭斷線,用自己的身體

      接通了線路的時候,我也沒看到光

      電流在他的身體里走動了三分鐘

      副團長的命令穿過他的身體

      他依然是黑白的。他把光拽進血管里

      直到把兩座高地拽進了史詩

      一座597.9高地,一座537.7高地

      當山頭被硬生生削低兩米

      范弗里特的“攤牌行動”打了誰的臉

      而倔強的秦基偉迫使美國人

      灰頭土臉地退兵。當兵那些年

      每當聽到空降兵十五軍的名字

      我都肅然起敬,鄭重地把右手抬到眉間

      我寫這首詩恰是2020年11月25日的深夜,離上甘嶺戰役勝利

      已經過去了整整68年。想起那

      數以萬計的志愿軍的生命,我突然想哭

      我何時能寫出兩米高的詩行,然后

      在今夜焚燒,讓那些化成泥土的英魂復活

      讓坑道復活,讓金達萊復活

      哦,上甘嶺

      為了正義,為了國威,為了友誼

      向我開炮!向我開炮!


      羅盛教

      零下20攝氏度的冰河,或者叫冰窟

      根本沒有嚇倒志愿軍第47軍141師

      偵察隊文書羅盛教

      或者羅盛教根本就把櫟沼河

      當作了聯合國軍的隊伍

      他瘋狂地撲了上去,在刺骨的

      河水中摸索,尋找,呼喚

      用一個生命向另一個生命傳達指令

      崔瑩,你要活著

      跟死神較勁,那是我的事情

      拉鋸,一次又一次

      冰面,差一點做了死神的幫兇

      在志愿軍戰士面前

      死神只能妥協,只能乖乖地

      把崔瑩送回溫暖的人間

      而死神并沒放過耗盡力氣的羅盛教

      當他倒下,最終成為一條永不

      干涸的河流,嚴冬里的國際主義

      讓友誼擰成帶血的紐帶

      系著石田里,系著嗚咽的櫟沼河


      邱少云

      你是個一諾千金的人

      潛伏之前

      你剛剛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寧愿自己犧牲,決不暴露目標,

      為了整體,為了勝利,

      為了中朝人民和全人類的解放事業,

      愿獻出自己的一切?!?/p>

      我必須原原本本,把這段話

      放進我的詩行。我必須說

      至今,我還沒有一行詩

      可與這段誓言,媲美

      你在申請書里說了

      你在戰場上就不想重復了

      你像個啞巴一樣面對熊熊的火焰

      直到生命終止,你再沒吐出一個字

      你是不是把那些字都咬碎了

      你是不是把那些字

      都死死地摁進了泥土里面

      不讓它們發出一點聲響

      今天,我允許你說一聲:疼——

      我允許二十六歲的你

      對著五十歲的我大喊大叫,甚至大罵

      邱少云,給我一些疼好嗎?


      鴨綠江斷橋

      美國人不懂中國哲學

      打斷了骨頭

      筋仍然還連著呢

      況且你能把滔滔鴨綠江水

      炸斷嗎

      水,是另一種橋

      一衣帶水是個美妙無比的詞

      當大鼻子美國人渾水摸魚的時候

      我們和對岸已情同手足

      斷橋是我們伸出的手

      能拉你一把的時候

      我們絕不縮回

      有些人跨過斷橋,就再也

      沒有回來。三千里江山

      處處,都埋著志愿軍的忠骨

      兩岸雞犬相聞,鴨綠江的流水

      卻從來不發出一點聲音

      許是怕驚動或驚醒一些什么

      即使偶有風吹草動

      那雄赳赳的腳步聲還是壓過了水聲

      軍用膠鞋與鋼鐵的互動堪稱完美

      橋短了一截,腳印還在

      鋼鐵也許會銹蝕,但

      愛有愛的源頭,恨有恨的決絕


      “兩洲三國”胡琴

      罐頭盒子是美國的

      當然不是美國主動給的

      而是志愿軍拼了性命

      繳獲的

      馬尾是中國的。這馬

      是給志愿軍補給的馬車

      駕轅的馬

      還是一匹功勛卓著的戰馬?

      木材顯然是朝鮮的

      善于就地取材的志愿軍戰士

      從上甘嶺尚未燒焦的樹枝

      截取了這具有音樂天賦的一段

      馬尾與罐頭盒子的摩擦

      是毛發與鋼鐵的較量

      鋼鐵發出了歡快的叫聲

      哆——來——咪——發——唆——啦——西

      坑道里那些幾乎被炮彈

      震聾的耳朵,此刻

      長出了舞蹈的小腳,癢癢的

      那是家鄉小調的步伐

      傷口柔軟起來,那一顆顆

      繃緊的心柔軟起來

      那唯一的蘋果的芳香,甜汁,光芒

      與一支跑調的琴聲擁抱

      像那些受傷的軀干互相攙扶

      這把胡琴有著三千里江山

      最硬的骨頭,用一根又一根馬尾

      與堅船利炮針鋒相對

      他們哀號著退卻,再不敢回頭

      他們丟盔棄甲,也丟下了交響曲

      一般悲愴的命運。三八線皎潔的月色

      總是掠過一陣陣大雁的哀鳴


      大雪節氣題丹東火車站毛澤東雕像

      十二月的寒風

      掀不動你大衣的衣角

      衣領一塵不染

      你的右手揮起來

      就沒有落下,袖口

      極其動感

      你不說話,所有的話

      都在語錄里

      你指著遠方,大雪

      一夜間就覆蓋了鴨綠江

      那些不敢涌動的暗流

      一年又一年

      眼看著大樹葉落紛紛

      紙老虎蠢蠢欲動

      蚍蜉總是賊心不死

      卻不敢妄議當年


      錦江山

      鳥兒都飛走了

      把叩門的聲音,踮得

      更加空洞,悠遠

      一枚碩大的紅葉

      阻斷我望向窗外的視線

      我不知道

      江水是不是像大海一樣

      漲潮

      有些美留在途中

      江山之美不在峰值

      山間的日月

      比你及腰的長發

      還長

      當秋葉和陽光

      一齊垂到你我身上

      我的江山

      便愈加錦繡

      戰爭都偃旗息鼓了

      錦江山卻怎么也

      無法平靜下來

    ?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