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在對民生故事的書寫中,維持世道人心的文化傳統
來源:文匯報 | 作者:王雪瑛  時間: 2020-12-23

?  現代科技不斷刷新著我們對速度的體驗,互聯網為我們提供了各種視聽選項,我們有限的閱讀時間,闖入了眾多形式的“快閃”。在這種情況下,長篇小說以巨大的體量汲取著閱讀時間,對我們的閱讀構成了挑戰;同時又以語言創造了心靈的世界,重構了歷史時空,拓展了生命內存,讓我們超越了有限的日常,體驗著更為廣闊的人生與世界。所以長篇小說并沒有因為大體量而過時,而是以豐富的內涵參與著人類精神探索的重要議題,有著與時俱進的自我更新能力。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顯現的當代長篇小說創作的蓬勃與繁榮持續至今,2018年長篇小說的出版數量已經破萬,近兩年來依然保持著高產的狀態,體現著文學抵抗歲月流逝的恒久的力量。

  2020這非同尋常的一年已近尾聲。中國當代文學的大地上留下飽滿的果實,這是當代作家長期耕耘的結果。長篇小說是一種需要歲月涵養、人生歷練的文體,不一定每年都有顯著的突變,而探究每年的總體長勢,發掘重要的作家作品,可以細察出當代文學最新鮮的活性、生長的態勢、漸變中的不斷生長。2020年的長篇小說創作,以現實主義的創作手法為主潮,保持著總體活躍的創作態勢,在人與城市、人與時代、人與文化這三個面向有著新銳而扎實的掘進。

  人與城市:發展轉型中現代城市之人情世態

  當代城市處于現代化進程的前沿,城市文學成為中國當代文學不可忽略的場域,對城市經驗的認識和書寫不僅僅是題材問題,而是關乎中國作家如何感受時代的脈搏,認識變化發展中的社會現實。

  在2020年的長篇小說創作中,不同代際的作家在長期的深耕中開掘:賈平凹的《暫坐》,遲子建的《煙火漫卷》,滕肖瀾的《心居》,將筆觸深入現代城市生活的肌理之中,描摹發展轉型中現代城市之人情世態,呈現了具有代表性的城市敘事。

  《暫坐》是賈平凹的第二部都市題材的長篇小說,他以生動細致的筆觸勾勒著人物悲歡離合的命運軌跡?!稌鹤返拿抗澮匀宋锖偷攸c命名,顯示了賈平凹對小說結構的新銳探索,在人物塑造上的匠心獨運。她們來自不同的地區有緣匯集于西京城暫坐茶莊,被稱為“西京十玉”,猶如花瓣彼此相依構成賈平凹筆下的女性群像。小說的敘事深入當代都市女性的內心,她們完成了經濟獨立,追求自在體面的人生。小說發現了她們的情感困惑,追述著她們如何尋找心靈的慰藉,這也是關注時代轉型中的城市生活,寫出當代人的情感狀態與生活智慧。

  遲子建的最新長篇《煙火漫卷》凝望著東西方交融的冰雪城市哈爾濱當下的百姓生活。小說的結構分成上下兩部:誰來署名的早晨、誰來落幕的夜晚,新穎中透出力度和詩意,設問中突出小說的人物主體:無論春夏,為哈爾濱這座城破曉的,伴著哈爾濱這座城入眠的,都是城市中的尋常凡人。小說呈現了復雜的情節線索和人物的命運經緯,他們的命運承載著時代發展、城市生活變化,個人責任等因素的復雜交織。遲子建以探幽入微的筆觸深入人物的內心世界,以洗練舒展的筆墨描繪出城市生活的場景,表現出她對城市的歷史與現實,時代與人物體察和認識的能力。

  滕肖瀾的長篇小說新作《心居》深潛于上海人的日常生活,以顧家三兄妹為代表的上海人,圍繞房子衍生出種種悲欣交集的人生經歷。在日新日進的大都市大時代里,他們歷經生活的劫波,渴求更豐沛的物質生活,也盡力為個人靈魂尋找安妥的棲居之處。小說有著豐富的生活底蘊,鮮活的人物塑造,上海人的日光流年。

  人與時代:時代大潮中個體命運與歷史演進

  如何在敘述語言、人物塑造、情節展開、結構布局中把握好人物命運與時代大潮,個體人生與歷史演進的關系,影響著長篇小說的思想深度與藝術力度。如何把握宏闊的歷史與具體的日常生活,這也是對作家文學創造力的大考。

  王安憶的最新長篇小說《一把刀,千個字》,以細膩的筆觸,豐富的細節敘寫淮揚名廚陳誠的一生。小說從陳誠在紐約法拉盛的中年人生起筆,展開了個體與血親、時代、歷史相互聯結的大敘述:陳誠祖籍淮揚,他生于上世紀60年代初的哈爾濱,長于上海虹口弄堂。他啟蒙于祖輩揚州鄉廚的鮮活廣博,蛻變于上?;磽P系大師的口授身傳。他隨改革開放后的大潮走出國門,先在舊金山唐人街打過工,后在紐約法拉盛成為私人定制宴席的大廚……

  小說的時空宏闊:橫跨東西半球,縱貫半個世紀三代人,王安憶的創作再一次展現出現實主義創作手法的藝術魅力。王安憶的飲食書寫散發著人間煙火氣,連接著“日?!迸c“歷史”的關系,個人命運與時代更替的關系,也呈現了多重視角與評述體系下的民間記憶。

  煤礦是劉慶邦的文學富礦,他的最新長篇《女工繪》以鮮活的細節呈現了女工的青春之美、生命之美,也真切地揭示了上個世紀70年代的社會結構、倫理關系和人的精神內涵,小說不僅包含了對一個時代的回望,更有對命運、青春、愛情等永恒命題的思考。

  評論家王堯也將他的目光投向上個世紀70年代的江南鄉村,他的長篇小說《民謠》中,少年時代的“我”在村莊和鎮子之間奔跑,在隊史、家族史中出入,當少年歷經歲月邁入中年,又以故事中人和故事看客的雙重身份進入歷史現實的路徑,重建了“我”與“歷史”的聯系。

  作為創作主體的“我”與小說中的“我”的關系,也是馮驥才的最新長篇《藝術家們》中引人關注的人物設計。馮驥才以鋼筆和畫筆兩種筆觸來展開三位畫家非凡的追求與迥然不同的命運,他們一起經歷了大地震,一起經歷了改革開放,他們在時代的大潮中泅渡,在人生的起伏中探求:云天與洛夫都功成名就,羅潛卻默默無聞。小說在情節展開中注入了很多“時代感受”,他們在七十年代末開始藝術創作,面對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后涌來的諸多藝術思潮,他們在時代與藝術的大潮中,淬煉著“這一代人”的藝術修養與精神追求。

  劉心武的《郵輪碎片》是從一次地中海的郵輪之行,呈現了八個家庭的紅塵翻覆,讓讀者感受復雜的現實生活,時代發展的途徑。這是劉心武描繪時代表情的方式,以碎片化的結構形式,四百個片段的精致跳蕩,敘寫那一代知識分子生命前史與當下生活的交織,叩問著中產階層的內心秘密和人性真實,郵輪承載著歷史和現實的縮影。

  人與文化:心靈圖景中對文化與傳統的回望

  長篇小說的宏篇可以容納史詩般恢弘的敘事,展開主人公在歷史洪流中的命運起伏,傳統的地域文化,雄渾的自然風貌與小說的情節相互融合,構成瑰麗的藝術畫卷,是長篇小說深邃的文化意境的體現,被藝術呈現的地域文化與文化習俗是長篇小說中重要的審美內涵。

  姜戎的《天鵝圖騰》,趙本夫的《荒漠里有一條魚》,胡學文的《有生》,王松的《煙火》在不同的地域文化中展開人物心靈的圖景,對草原、鄉土與城市的真切描繪中,寄予著對文化與傳統的精神回望。

  《天鵝圖騰》以浪漫主義的創作手法展開了天鵝姑娘曲折而堅貞的愛情故事,與生命同在的愛與美,化為草原上愛的倫理,美的圖騰。在姜戎看來,“天鵝”與“狼”一樣,是草原游牧文化中最有代表性、最有精神價值的圖騰。與《狼圖騰》的熱烈、激昂不同,《天鵝圖騰》平和而柔軟,狼圖騰象征著自由和剛勇,天鵝圖騰象征著愛與美,這兩部長篇構成了他瑰麗又蒼茫的文學版圖。

  《天鵝圖騰》是一首深情、質樸的草原牧歌,而《荒漠里有一條魚》是一首黃河故道的生命頌歌,展現出中原文化陽剛雄渾、蒼涼悲壯的慷慨之氣。小說深入挖掘根植農耕的地域傳統、民風民俗,以時空交錯的敘事手法,講述了一百多年間,黃河故道荒漠中的魚王莊人,屢經磨難卻頑強不屈,始終堅守種樹信念以改變生存狀態,終將荒漠變為綠洲的故事,這是一部展現中華民族超強生存意志與能力的大書。

  《有生》的標題來自《天演論》,祖奶是小說的核心人物,她是歷史的敘述者,也是當下的見證者;她既敘述著歷經苦難與創痛的家族命運史,也以傾聽的方式見證了宋莊人內心深處的隱秘角落。一部飽受時代風雨的“宋莊心靈史”從歷史的深處浮出水面,凝聚了胡學文以百年家族興衰來探究命運浮沉、人性秘密的終極思考。

  《天鵝圖騰》《荒漠里有一條魚》和《有生》,這三部長篇都涉及了當代作家如何在歷史場域中塑造人物,在地域文化中萃取審美,而王松將小說的空間從草原、鄉村轉場到了城市天津?!稛熁稹返那楣澮蕴旖虻南烆^兒胡同為中心來展開,王松將外部的社會因素都融化到人物的日常生活中,在錯綜復雜的事件中塑造人物形象,針腳綿密地呈現人物的情感糾葛,探究人物內心的觀念:“變”中的“不變”,從“安穩的”煙火人生,中國的民生故事中,書寫溫煦恒久的人間情義,維持著世道人心的文化傳統。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