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2rxzg"><li id="2rxzg"><option id="2rxzg"></option></li></track>
<li id="2rxzg"><samp id="2rxzg"></samp></li>
  • <menuitem id="2rxzg"></menuitem><bdo id="2rxzg"></bdo>
  • <menuitem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menuitem>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center id="2rxzg"></center>
  • <track id="2rxzg"></track>
    <menuitem id="2rxzg"><xmp id="2rxzg">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center id="2rxzg"></center></progress></bdo>
  • <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bdo>
  • <center id="2rxzg"><progress id="2rxzg"><noframes id="2rxzg"></noframes></progress></center><track id="2rxzg"><li id="2rxzg"></li></track><bdo id="2rxzg"><progress id="2rxzg"></progress></bdo>
    <track id="2rxzg"></track>
    <track id="2rxzg"><li id="2rxzg"><dl id="2rxzg"></dl></li></track>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南派三叔《世界》:在接受精神治療時構思小說
    來源:澎湃新聞 | 作者:高丹 王珩瑾  時間: 2020-12-23

      一提到南派三叔,人們首先會想到《盜墓筆記》。憑借著《盜墓筆記》系列,南派三叔在得到認可和追捧的同時,隨之而來的壓力和煩惱也讓他不堪重負。2013年,他在微博寫下了一句“實在扛不住了”,他所說的“扛不住”是因為他患上抑郁癥,“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它會令你時刻都在自我否定的狀態。一旦焦慮上來,我會選擇通過洗澡紓解,有時最多一天要洗七八次澡?!?/p>

      南派三叔在公共視野中沉寂的這段漫長的時間中他需要長期在醫院接受治療,而也是在治療中,一些閃現的靈感和對精神疾病的好奇心,打開了他另一道創作之門。他將在精神病院接受治療時靈光乍現的一些想法撿拾起來,連成了故事,也就有了這本新書——《世界》。

    《世界》

      南派三叔在這本書開篇的自序中寫到:“現在回憶之前的生活,有太多的人在我身邊的論調是—— ‘你這么優秀,不應該只有現在這樣的成就’。這樣的論調實在是讓人有點喘不過氣,這就是不幸福的根本吧。如今面對這種論調,我只要回復一句‘天妒英才’,大家就都會表示理解。其實我內心里想的是,我要做一個什么樣的人,才不需要你來規劃呢?!币虼?,這場病和這本新書正是南派三叔表明希望有一個新的開始。當別人問他“你最近在寫什么”的時候,他終于不用再回答《盜墓筆記》了。

      對于這部作品,讀者是否能接受,南派三叔表示也并不知道,他說:“這個故事很怪誕,說實話我覺得可能不會有人再像我這樣寫故事,如果要說南派風格,我覺得這本書里的風格,可以算是一個標簽。但到底是好是壞呢?我也不知道?!?/p>

      最近,澎湃新聞專訪了南派三叔。

      “更多的常見的精神分裂的疾病,并不獵奇,只是可憐和可怕”

      新書《世界》以南派三叔的第一人稱視角由一封讀者來信展開,在現實與幻想之間構建起一個奇幻世界。有一天,三叔收到了一封信。信封里有一支收錄了2370段夢話的錄音筆,以及一張賀卡。賀卡的背后寫著:“這是我一個朋友錄下的自己的夢話,知道你喜歡稀奇古怪的事情,不妨聽一聽?!变浺艄P的主人叫南生,他每天都在夢里用自己聽不懂的蠻話(一種方言)訴說著另一個死人的人生——“花頭礁上,真的有一個東西……”因為好奇,三叔開始著手調查,并帶領讀者走入了一個奇怪的世界,越接近真相,越能發現其中的危險,那些曾經試圖調查真相的人都非死即瘋……

      那些匪夷所思的故事,或許可以看作是南派三叔在患病期間分裂出來的幻覺形成的一群故事。如果你看過《世界》這本書,就會發現其代入感過分真實,真實到以為它是真的發生過,且現在正在發生著。那種真實,給你帶來毛骨悚然的恐懼,和細思極恐的對神秘事物的敬畏,一瞬間讓你模糊了幻想與現實的邊界。

      談及小說的創作緣起,南派三叔表示,其實最開始的時候,只想寫一本書名聽上去比較宏大的小說,然后借由這個想法,就一點點地寫出這個故事。開始寫作的時候,這個故事會變成什么樣子,完全沒有認知。寫到三分之一才開始清晰起來。

      由于內容的特殊,曾經有一段時間南派三叔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寫完這本小說。各種困難和失落,一度讓無論是讀者還是南派三叔本人,都認為也許永遠都出版不了?!妒澜纭纷罱K還是出版了。當澎湃新聞問及創作過程,南派三叔表示,“寫作過程之痛苦,以至于我不想回答這個問題。這本書寫了很久很久,真的不想回憶其過程?!?/p>

      在南派三叔的構想中,“病院系列”預計會寫到四本以上?!斑@本書是這個系列的開始,講述一種大家還可以理解的世界的樣子,也是我們人類認知層面上的那一層。這一層的世界,其中的獵奇故事,終究還是和人類本身有關的。但再往里深究,我們就會發現,人類認知層面之外的世界,和我們想的完全不同?!蹦吓扇逭f道,“接下來會寫一個奇怪的故事,和天線有關。講一個人頭上的看不見的天線的故事?!?/p>

      書中有不少關于精神病院的描寫讓人印象深刻,比如提到一個病人:“這個人認為自己是一本書,之前一直害怕雨水,害怕火焰,這是一個典型的抗拒癥表現。如果他不告訴我們,他害怕的原因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是一本書的話,很容易被誤診?!痹谀吓扇蹇磥?,這些都屬于心理學科的傳奇故事,每個心理醫生都會講一些這樣的案例,但事實上,自己能碰到的非常少見。更多的常見的精神分裂的疾病,并不獵奇,只是可憐和可怕。這個學科里的知識是少數現實遠比小說創作離奇的范疇?!翱梢哉f非常非常離奇。但現實生活中也極難碰見?!彼f道。

      養雞鴨,種蔬菜,釣魚發呆,過一種避世的生活

      “實在扛不住了,以后不再進行任何文學創作活動?!?013年3月,南派三叔一句突如其來的微博,引起軒然大波。

      對于那句“實在扛不住了”,南派三叔說,患抑郁癥與內外兩方面的原因有關:“一是出版,二是寫稿。創作時,我常會陷入一種忘我境界,不記得自己在哪里,不記得吃飯,不停地寫?!彼J為,抑郁癥其實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它會令你時刻都在自我否定的狀態。狀態嚴重到極點的時候,會變得很病態。

      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療養,南派三叔的情況已經漸趨好轉,工作也在全面的恢復中。但《盜墓筆記》系列取得的成功毋庸置疑,新作品的問世無疑也要面臨著讀者們挑剔和審視的目光。對待一些諸如“高開低走”之類的評論,南派三叔表示,因為以前太過在意這些評價,最終活得很不如意,也沒有太享受人生?,F在就決定,不管發生什么事情,都享受人生得了。在今年八月的一場見面會上,南派三叔因為身體原因缺席了簽名海報環節,專門發微博向大家致歉。他坦言,目前身體情況很不好,非常疲倦。需要長時間的休息,但一直沒有真正休息下來。要心安理得地什么都不干,這是現在的目標。

      “最近開始真正有生活了,因為很多工作都做完了。之前生活節奏很快,身體也出了很大的問題,現在在休養的同時,開始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最近正在開發一個小農田,養雞鴨,種蔬菜,然后釣魚發呆,開始避世的生活。會把小農田建設成小農莊的,然后裝飾得像動森一樣?!彼f道。

      [對話南派三叔]

      澎湃新聞:你在微博上說,這個“世界”的概念,也許和你聽過的任何場合的世界,都有所不同。你在書中所構建的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呢?僅僅是一個書中所描述的那樣借助人腦和未來相勾連的世界嗎?您設想中的這個“世界”是什么樣子的?

      南派三叔:這本書是這個系列的開始,講述一種大家還可以理解的世界的樣子,也是我們人類認知層面上的那一層。這一層的世界,其中的獵奇故事,終究還是和人類本身有關的,但再往里深究,我們就會發現,人類認知層面之外的世界,和我們想的完全不同。我一直認為世界是多維嵌套編程出來的,而且我們所處的位面并不高。所以我們能看到的世界,本身就會非常有限。

      澎湃新聞:這本書以第一視角構筑了一個亦真亦虛的世界,書中的“我”很容易讓讀者代入到你身上。對于花頭礁和當地漁民的一些細致入微的描寫,是否取材于一些您自身的記憶和經歷呢?

      南派三叔:我的家鄉嘉興并不靠海,這些故事的細節來自于大學時候蒼南的同學。

      澎湃新聞:書中的最后一句話是“這就是我們荒誕的世界啊”,這個“荒誕”是對當下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的定義嗎?為什么用“荒誕”這個詞來定義?是自身的經歷或者耳聞目睹了哪些事情讓你覺得荒誕嗎?

      南派三叔:這幾年好多事情,我都覺得非?;恼Q,世界上發生的真實的事情,都比小說要更加復雜和匪夷所思。

      澎湃新聞:你在序言中提到早年間對于精神病存在污名化的現象,近些年也有一些影視作品在觸及精神醫學領域,比如像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囚》,熱門韓劇《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系》,包括你這本新書,你覺得這樣一些影視文學作品的出現是否一定程度上能夠幫助改善公眾對于精神疾病的認知呢?你對此持樂觀態度嗎?

    紀錄片《囚》的劇照

      南派三叔:倒沒有那么偉大的目標,但是我身邊人是不準我提這個詞語的,我覺得這樣是不對的,如果連提都不準提,那么是想在我發病的時候把我埋掉嗎?我覺得我可以寫作,談論這個東西。

      澎湃新聞:據統計,全球約有4.5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或行為障礙。其中,超過3.5億人患有抑郁癥,約2100萬人患有精神分裂癥。尤其是抑郁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2017年的估算,全世界患有抑郁癥的人群在2005到2015年激增了18.4%,達到逾3.2億。在中國則約有5400萬人患有抑郁癥。精神疾病幾乎已經成為一種“時代病”,你怎么看待這個說法?就你的觀察來看,在作家行業中是怎樣一個情況?

      南派三叔:我覺得我們缺乏獲得快樂的教育,也沒有人幫我們去真正分析快樂是什么,幸福是什么,然后社交媒體上的各種雞湯,幾乎在現實生活中都得不到驗證,你既難以享受世俗的價值,又懷疑出世的真實性,全世界都缺乏答案,物質富足的情況下,大家都很逼近人生的終極問題。沒有答案則精神就容易出問題。作家思慮更多,所以更是高危。

      澎湃新聞:書中有這么一句話:“精神病院是人類精神的秘境”,你為什么會有這樣一個感慨?你是否能對這句話做更進一步的解讀呢?

      南派三叔:精神病院其實非常真實,如果在外科手術病房外面,你能看到親情,人性,取舍的真實。但是在精神病院你能看到一切這些人類創造的概念的本相,在這里,感情是一個正常人的詞匯,所有的感情都是正常人,大腦正確運作下,產生的東西。但是如果大腦不正常,你產生的感情就是組裝錯誤的。也就是說,人的本相上并沒有那些我們創作出的概念。本相比你想的要更加簡單,干凈。沒有人能正在看到本相,除非你去精神病院。

      澎湃新聞:你能否結合自身曾經患病康復的經驗,對有類似精神方面問題困擾的讀者提出一些建議或忠告?你是否在治療方面曾經走過一些誤區?

      南派三叔:要聽醫生的,要認慫,不要自己覺得自己厲害,當你和別人溝通的時候,老是否定別人,就說明你并不是想溝通,你的思維方式已經被某種偏執控制了,這個時候要警醒,逼迫自己服從外界的聲音。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