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新工業詩歌應有的特征和精神氣質
來源:遼寧作家網 | 作者:張篤德  時間: 2020-12-29

?  一、工業詩歌在中國的形成與發展

  中國新詩百年,其中工業詩歌有學者追溯到二十世紀初,郭沫若將輪船煙筒排放出的燃煤廢氣,形容為“黑色的牡丹”“二十世紀的名花”,第一次描繪出工業意象,被認為中國工業詩歌的發端。工人詩歌聯盟公眾號的主辦者吳季在其撰寫的《中國工人詩歌的百年滄?!芬晃闹?,也以工運視角,認為殷夫、聶耳等左翼詩人,充滿了階級革命感情創作的工人歌謠,是中國工業詩歌早期彌足珍貴的部分。

  我認為,中國工業詩歌被確立和大規模興起,是在新中國成立和社會主義建設熱潮的大背景下產生的,既受到當時建設社會主義熱潮影響,又有人民當家做主人的原因。人們面對百廢待興的新中國,毅然投身社會主義偉大勞動和建設,呈現出濃烈愛國主義、集體主義和無私無畏的主人翁精神。抒寫反映社會面貌和人民心聲的工業詩歌一度成為創作主流,大量工業詩歌應運而生。

  冶煉工廠里鋼花四濺的烈焰、千尺井下閃亮的礦燈、紡織機臺上不知疲憊的女工身影、荒野上開采油田的王進喜和他的伙伴、建筑工地上不斷攀爬升高的腳手架、橋梁和鐵軌在機車轟隆隆駛來時的震顫,被一位又一位工業詩人敏銳發現并轉化成與祖國同振、時代共鳴的心音。工業詩歌秉承了《咱們工人有力量》的精神指向,涌現出李學鰲、劉鎮等一大批工業詩人。尤其是著名詩人郭小川,深入到煤都撫順、鋼都鞍山創作出《兩都頌》。在東北林區,他與工人打成一片,創作出激情澎湃家喻戶曉的《林區三唱》。石油詩人李季創作《玉門詩抄》、煤礦詩人孫友田創作《煤海之歌》等工業詩歌酣暢淋漓,亦歌亦詩,贊美工人大公無私、奉獻身心,為社會主義建設戰天斗地、不惜犧牲一切的壯志與豪情。這一時期的詩歌基本上是工人的身份寫社會主義建設改變了中國一窮二白的面貌,生動描繪熱火朝天的勞動場景,表達人民對未來的向往和開創社會主義新生活的信心。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詩歌。八十年代工業詩歌繼承和發展了五六十年的工業詩歌傳統。中國改革開放,工廠像一臺臺發動機和驅動器,助推振興發展、經濟騰飛。張學夢創作的《現代化和我們自己》,是工業復興的產物。聶鑫森、趙天山等等工業詩人,在實現四個現代化的理想激勵下,詩寫工業的繁榮與喧囂,詩意呈現充滿熱力和能量的時代畫面。楊煉曾寫過一首《鑄》:“就這樣,鋼水/深紅的血液/沸騰著,注入我的胸中/金黃的花束和星星/組成一個嬰兒最初的笑容/生命開始了——/鐘聲嘹亮、清澈/像懸掛著露珠的黎明/早霞在迸濺/——我站起來/美麗、灼熱、年輕……”鋼鐵冶煉的勞作過程與追求幸福生活的憧憬鏈接在一起,刻畫出形象鮮活、氣韻生動活潑、陽光、向上、豪邁的時代氣息,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加油鼓勁。

  隨著改革不斷深入,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化。九十年代,國有大企業在轉制,工廠和工人陷入困惑和迷茫,中國工業詩歌在社會主義建設初期形成的工業詩歌特質與精神已經無法呈現,工業詩歌風風火火的經歷在中國也告一段落。19987期《人民文學》在“新浪潮”專欄刊署名竹馬的長詩《我和我的工廠》,一改新中國成立以來工業詩歌的歌頌和贊美主基調,從工廠、工人真實處境入手,對工廠現實、工人命運進行反思,真實表達工人喪失了主人翁地位的感受,正如韓作榮在按語所說:“在《我和我的工廠》里,作者并非站在局外去觀察、審視現實,而是‘我’就是現實,是‘真實的機器和汗水’,是被螺絲約束、與鋼鐵熔接于一體的人,已成為機器的一部分,敲一敲,四肢的筋骨都有金屬的回聲。生存的嚴峻、艱難,廢棄帶來的虛妄,殘損的疼痛,游離的失衡,不甘而又安然的心態,都化成了真誠且富于詩質的文字,令人動心。是生命與語詞的介入,使機器有了情感,使鋼鐵也有了靈魂。這是具有金屬質地的詩,讓一些泡沫式的鼓噪失去重量,讓偽劣、虛浮黯然失色?!眳撬季丛谄渲骶帯吨袊攀甏髁髟姼璐笙怠返男蜓灾姓f:“竹馬的《我和我的工廠》,不同于五六十年代以來流行詩壇的那些輕松地歌頌勞動、快樂地抒發主人翁情感的作品,而是透過抒發主人公的自白,展示了九十年代工廠面臨的凋敝、嚴峻、艱難的生存現實以及人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中的心態:‘我的工廠沉重我也沉重/我沉重的像廢棄的廠房和殘損的設備’,這里打動人的是,作者不是以詩人的身份俯視現實、游離現實,而他本人就是現實,已成為龐大而衰老的機器的一部分?!?/span>

二、工業詩歌現狀及存在的問題

  世事變遷,中國工業發生了巨大的變革。新世紀,隨著電子科技的介入,工業內容更加豐富、多元,中國工業發展更加快速。工廠的性質、工人的身份在這個時期與以往有了本質上的不同。傳統工業詩歌在這樣的背景下,認知失去了方向,對工業的表達無所適從。遼寧詩人田力等工人詩歌作者,猶如工業幸存者,另辟蹊徑、避重就輕,詩意迂回。詩風與以往轟轟烈烈、大氣磅礴充滿浪漫和英雄主義的工業詩歌有顯著區別,如他創作的《留在工廠里的指紋》詩集,其中《一?;覊m伏在你的肩頭痛哭》《蟋蟀》《平安路52號》等等詩歌,注重向內、無助的內心,從細小、隱秘處著墨,自言自語,自說自話,對工廠生活不動聲色地進行追憶和懷念,代表了一個階段以來工業詩歌式微的現狀,工業詩歌和工業詩人無論內容和形式,像工廠處在了時代的背面或者邊緣,當然這也與詩歌創作的潮流有關。

  不得不說的是打工詩歌。它像八十年代傷痕文學一樣,是一種文學現象。盡管它的背景也是工業、工人,但它與我們說的工業詩歌的大工業表述是不一樣的。鄭小瓊、許立志等等從農村走出來的打工者,面對獨資、合資或者民營工廠,底層勞作的艱辛、生產線上的生命價值、壓抑的現實環境、不平等受歧視、遠離家鄉的孤獨、奮斗與理想的困惑,等等內容成為打工詩人的工業感受,他們以人性和個體生命價值為藍本的創作,在大工業黯然失聲的情況下,勢頭勁猛,打工詩歌幾乎代替了工業詩歌。我認為,打工詩歌有其獨特性,但不能把打工詩歌當做工業詩歌主流,工業詩歌磅礴、宏大的特質打工詩歌作品不具備,也沒有能力呈現。

  我在工廠工作十八年,堅持工業詩歌創作三十余年,通過對工業詩歌的學習和思考,發現工業詩歌淪落的原因在于:

  一是時代發展和觀念上的轉變給工業詩歌帶來巨大沖擊?,F在,詩歌強調個人的內心世界,認為題材寫作過時了。工業詩歌中的“我”大都是“我們”的代名詞,帶有很強的集體情感、社會意識,故不被看好并遭詬病。有些工業詩歌詩意淡薄,直白、簡單、生澀、堅硬,缺少情感和個性,也制約影響工業詩歌發展,滿足不了人們新的審美需要。

  二是社會環境發生變化讓工業詩歌失去了表現的舞臺。改革開放過程中,企業性質發生轉變,工人不再是工廠的主人,企業和工人靠一紙合同來維系。工廠和工人情感疏離,彼此變得陌生。企業追求效益,工業詩人不被重視,在緊張、沉重的勞作中,充滿矛盾心態的詩人無所適從,找不到抒寫點,不知為什么寫?為誰寫?啞然失聲。

  三是工業的特殊性使工業詩歌缺少社會認同感。企業按照安全生產和管理需要,用磚墻把自己與社會隔離開。工廠里邊的人出不去,外邊的人進不來。工廠內部的詩人在制度約束下,喪失了觀察和思考能力,激情蕩然無存,無力反映工廠里的事物。外面的詩人對工業不熟悉,對獨特的工業具象不了解,偶有采風活動,也是蜻蜓點水、走馬觀花,浮在表面,表達不了工業豐富的內涵。在現實面前,工廠更加自我,缺乏社會關注和認同。

  四是工業的枯燥生澀加大了工業詩歌寫作難度。工廠里到處是鋼鐵、模具、勞作、制度、計算機,尋覓不到花溪、夢嵐、羌笛、松風、明月這樣美麗的詞句。日復一日的機械勞作中,“孤帆遠影碧空盡”“疑是瀑布掛前川”的意境和場景被粉塵和濃煙所阻礙。寫工業詩歌顯得不明智,無論是詩歌技藝,還是寫詩的人,都因陰差陽錯而導致靈感的喪失和想象的枯竭。鋼鐵與肉身碰撞,猶如在沙漠上種植鮮花,像愚頑的自虐和慢性自殺。

  五是工業詩歌發展時間短缺少可借鑒的成功經驗。新中國成立算起工業詩歌才70年。建國前,中國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沒有自己的工業,更鮮有寫工業的詩篇。世界資本主義工業與中國社會主義工業本質上不同,所表達的內容,思想、人的狀態都不一樣,加上工業詩人自身修養的限制,借鑒世界工業詩歌做的不好。目前,我還沒看到有文學機構或者學術單位對各不同歷史時期的工業詩歌、創作背景及工業詩人作品進行分析和評價,對工業詩歌定義和歸納總結。

  六是中國工業詩歌沒有得到全面推進和有力引領。全國總工會宣教部和《工人日報》在80年代曾多次舉辦全國職工文學培訓、職工文學活動,因勢利導,培養一大批工人詩人。雷抒雁在工人出版社創辦了中國職工文學唯一刊物《五月》,全面反映工業文學樣貌,很有意義。但,隨著市場化推進,職工文學的活動越來越少,《五月》也夭折了,工業詩歌失去了僅有的弘揚和展示的平臺。近兩年,工信部舉辦中國工業文學大賽,意在繁榮工業文學創作,鑄就中國工業之魂,彰顯中國工業文學魅力,可這樣的大賽,兩屆都沒有設詩歌獎項,令工業詩人大失所望。

三、新工業詩歌應有新時代的精神氣質和特征

  中國工業詩歌發展到今天,一定要轉變觀念,跟上新時代步伐,在形式上改變工業詩歌呆板、簡單、直白,在內容上改變詩意淡薄、生澀、堅硬,在思想上改變缺少情感和個性的情況,適應新時代人們工業詩歌的審美需要。

  新工業詩歌要彰顯新時代、新面貌,記錄新時代、謳歌新時代,反映勞動者主動變革、創新發展、主動創造的自主精神。要凸顯時代蓬勃的奮斗和進取意識,深刻介入現代化的強烈渴盼,表達出噴涌的生命熱情。要與時代同呼吸、共命運,積極表達新工業與自然較量、艱巨復雜的環境斗爭,切合“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時代要求。要對工業在中華民族歷史進程中的意義有充分認識,在強國理念的帶動下,繼續發揚光大鐵人、孟泰等工業思想,倡導勞動精神、勞模精神、工匠精神,感應時代律動,蘊含家國情懷。要讓冰冷的水泥、鋼鐵、石油、煤炭及其新的科技、電子、信息、智能等工業元素構成的新時代工業充滿人性的溫度,讓工業之花與浪漫的情感,把豐富多元的工業生活變成有靈性,可親、可感能夠飛翔起來的新時代詩歌。

  特征之一,新工業詩歌要對這個偉大時代進行宏闊的工業敘事。

  “就算每一次運輸都要與死神交鋒/像沒有翅膀的鳥飛在云端/那就用骨頭對抗風雪沙塵暴/也要讓老虎閉嘴讓石門打開/讓招手的小鬼躲進彎道和絕壁深處/快遞抵達的地方,就是我的中國”。詩人王二冬在其創作的《快遞中國》一詩中,不再像以前工業題材詩歌對工業意象細致描摹,而是聚焦于表達艱辛復雜的勞動感受,對勞動者為事業付出犧牲進行贊美,價值體現在勞動改變我們的現實生活,達成為祖國努力工作的夙愿。

  邵悅發表在2018年10月《詩刊》上的《港珠澳大橋》更加激情和充滿想象,作者通過大工業生產描繪人類進步和社會發展的壯麗畫卷,反映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讓新工業詩歌充滿英雄情懷和雄渾的力量。55公里的長度,乘以/年年歲歲跨海往返的里程,就等于/兩岸同胞心手相連的長度/33節鋼筋混凝土沉管對接的海底隧道/加上后浪推前浪的奔涌,就等于/兩岸同胞世代相融的深情”。

  在新時代,工業廣義、包容,王二冬、邵悅的詩擴大了工業詩歌范疇,新工業詩歌更具有時代意義?!笆歉母镒尮I變得輕松而美好/就像機床不再是鋼鐵,而是人的化身/勞動者用智慧的大腦開啟進步之門/工業有如手中的魔方,無數次拆解組合/一個有效的支點就能撬動歷史車輪/工業文明改變了現實,照亮了未來的天空”(工業詩人張篤德發表在2019年1期《遼寧作家》上的詩歌《與工業對話》)。

  特征之二,新工業詩歌要有對新時代新生活的認知。

  中國作協編選的《2015年度中國詩歌精選收入了麥笛寫的《我的二維碼》,這首詩把人們在新時代與二維碼的關系闡述出來,新穎、別致、深刻。“你死后,微信二維碼將成為你的墓碑”?!叭说缴w棺時也很難定論/自己說不清楚,別人更不能/最簡單的辦法是,死后請一個匠人/把我曲折的命雕刻成二維碼/算是我留給世界的最后一方印章/形狀一定要刻成祖屋的窗欞/要鏤空的,百年之后/就把二維碼安放在我墓碑的正中……”。

  馬飚說:“新時代,工業已經成為一種思考和生活的方法論,高鐵、智能制造、航母、蛟龍號、嫦娥登月車,工業的超現實發展就是未來美好的樣子?!?/span>

  2017年10月詩刊編撰《新時代增刊》,阿垅的《在手機里養一只羊》也有對新生活認知的新奇和美妙?!耙苍S你從未聽說過,在手機里養一只羊/現在就可以,如果你來牧場/或通過互聯網,就可以認領下/一只新出生的小羊羔/給他打上標識,給他取一個名字/無論走到哪里,你都能從手機里/了解到它的一日三餐和作息時間/你的羊羔,會在草原上一天天長大/三年里,你的身旁泉水叮咚/你的枕邊牧歌悠揚/三年后,你可以領羊上路/可以抱著一大片自然回家?!?/span>

  特征之三、新工業詩歌要與國家、民族、人類命運相聯系。

  老詩人李瑛在2019年第1期《人民文學》上發表的《機器人》一,通過詩人的智性思辨完成對機器化人工智能時代的期待和憂慮——“是男是女并不重要/肌肉透不透明、有沒有個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它們的一呼一吸之間/體溫是冰涼的或是溫潤的/它們有記憶和理想么/它們懂得愛么/它們計較自己的身份/是尊貴的或卑微的么/它們熱衷于欺騙、嫉妒和殺人么/重要的是要有一顆強勁跳動的心臟/裝著一顆美的靈魂/健康的思想/純潔的淚和血/那是明天建設新世界的重要元素/朋友,準備好/一個可怕的機器人的時代/正在來臨/一個可愛的機器人的時代/正在來臨”。

  機器人顯然是新時代的產物,能夠代表新工業的具體物像。寫機器人不像以前沒有工業經驗是寫不出來的,現代智能科技已經把工業日?;?、生活化,對機器人有普遍的共識。新工業已經由單純的鋼鐵轉化為芯片,從簡單內涵轉向無限拓展的外延,新工業發展與國家、民族、人類命運息息相關。

  “每一個崗位/都像這趟高速列車的螺釘/通力合作,一的一/一切的一切都在/有序地凝聚在一起,/有條不紊地啟程了,/復興/煥然一新的起點,/這是將陳舊觀念思維的更新,/是自主又是創新/是用細致的藍圖和精美的設計……”謝建平《復興號列車》表面寫列車,實際是寫國家命運和前程。

  特征之四,新工業詩歌要有新工業的元素和細節。

  新工業時代有許多新工業元素和細節誕生,5G、芯片、云空間、大數據、信息化這樣的新生事物將參與和影響、改變我們現有的一切。遼寧詩人吳言開會》一詩,從與機器人一起開工作會的視角,全新地反映新工業的場景:“我往兩旁望去,除了自己其他都是機器人/不用點名,它們的信息已經聯網/不用倒茶,它們的電量已經滿格/沒有誰注意它們說話的語氣,我只當/語音系統故障影響了工作效率,剩下的就是自己/冒充老板,在這高談闊論智能工廠的重要意義/隔著辦公桌,說著,說著/不必擔心會被掌聲打斷,不必擔心有人接電話出去”。和機器人一起工作生活已經成為新時代工業生活的現實。

  新工業的多元、復雜加大了工業詩歌寫作難度,無論是思想、內容,還是詩歌形式、技藝,新工業詩歌需要調動機械、電子、科技、智能與肉身碰撞出的靈感和想象,猶如在沙漠上種植鮮花,冰上山種植、采擷雪蓮。龍小龍、馬飆等詩人在他們的作品中多有這樣的建樹。

  《磁懸浮列車,浮在城市之上》是羅陸鳴發現的新工業元素,磁懸浮這一新科技產物在作者筆下具有了歷史穿透力。懸浮在鐵軌之上的,是列車/是一束射入城市深處的光/三千年的長沙,在明亮里加速/來不及回眸,/徑直奔向現代化的心臟,//磁懸浮的時代無需吶喊咆哮/悄悄地來,悄悄地去,痕跡/比飛鳥長,比飛機短,比想象/更富于想象……未來之光,懸掛一條絢麗而又動感的彩虹/預言的火焰,照亮長株潭的天空”。

  特征之五,新工業詩歌要有新生活的氣息。

  傳統工廠里到處是鋼鐵、模具、勞作、制度、計算機,尋覓不到花溪、夢嵐、羌笛、松風、明月這樣美麗的詞句。日復一日的機械勞作中,“孤帆遠影碧空盡”“疑是瀑布掛前川”的意境和場景被粉塵和濃煙所阻礙。工業詩歌開放性、廣義性,讓新工業詩歌鮮活、靈動有了可能,打開了這一通道。詩人溫馨的《共享單車》這樣抒寫:“成群的鈴聲和言談/隨著裙角翻飛的風云/在變幻的街市上/天空被飛來的鳥所覆蓋/從北到南的土地/從西到東的河流/都連接在一起?!痹姼栎p松、活潑,帶有青春流動的色彩已以及濃郁的生活氣息。

  “一定有/更多美好的事物/在前面等著我,我要像一列動車一樣去看望那些高山/那些大河,五千年是一個路標/90年是一座站臺,而68年/則像鳴響的汽笛/讓我朝著遠方奔跑,太美了/當我俯首貼向大地的胸膛,春天的花朵/仿佛絢麗的夢想/帶著又一個日出/蓬勃而來”。張琳《像一列動車一樣去看看遠方》同樣詩句明快、熱烈,向上,面向世界敞開懷抱,去追逐夢想。

  “地心的祖國深邃狹長/采煤機像在煤海里游弋的航母/林立的支架擎起了摩天大廈/皮帶運輸機鼓掌的聲音像雷霆開會/奔馳的礦車如份份發向未來的快遞//我刨下的煤煉出的精鋼/已經包在了九萬米高空盤旋的衛星上/你割掉的碳發出的好電/驅趕開一個時代臉上的貧困和黑暗/礦工們烏黑的臉龐因為有了向往而明亮/每個人都躲在自己內心竭力地鼓著掌/地心深處漫過一陣不朽的海浪老井的《向往》把煤礦工人的貢獻展現在中國騰飛的大背景之上,賦予新時代工人具有的價值——光榮與驕傲的幸福感。

  特征之六:新工業詩歌要深刻反映工業與生態環境的關系。

  工業發展是雙刃劍,當年農業中國向往工業黑色之花,今天工業發展進入快車道要兼顧生態文明。詩人藍野意識到了這一點,也許是一次旅游或者采風活動引發他的詩意思考,寫下《在威海南海新區》一詩,敏銳地觀察、記錄了新區的快速發展,在新時代工業背景下,物質文明、生態文明齊頭并進、詩意美好的現實畫面?!按┻^沉思的沙雕偉人像/我們來到制造投影儀的新工廠/沿著蔚藍色與橙黃色的分割線/重新認識大海的寬闊無疆//新區并沒有被鋼筋水泥占領/它生長出詩人夢中的模樣/在花叢與綠草之間/現代化再也不是喧嘩的人海與車流/不是生硬的高聳的樓房?!?/span>

  吳言在《剩下六根煙囪》一詩中進行工業反思:我不斷看見有煙囪朝著天空揮手,再揮手/濃煙在追問遠方,發黑的顆粒在追問遠方”。從而得出“工廠細長的脖子在懺悔中,不再發言/模糊的蒼穹叫隱蔽,模糊的面孔叫可疑/我打開窗外的純藍,不斷寬恕陰沉與缺氧的歷史”這樣的詩句,尋找工業文明、生態文明構建美好生活的答案。

四、新工業詩歌要勇立潮頭,為新時代畫像、立傳、明德

  工業詩歌發展時間短,缺少可借鑒的成功經驗。新中國成立算起工業詩歌才70年。世界資本主義工業與中國社會主義工業本質上不同,所表達的內容、思想、人的狀態都不一樣,可借鑒的東西不多,加上工業詩人自身修養的限制,目前,還沒看到偉大的工業詩人作品出現。

  在厘清工業詩歌發展脈絡,明白新工業詩歌現狀及其存在問題之后,我們還應當找到新工業詩歌培根鑄魂再出發的出路和辦法。從當代中國的偉大創造中,發現新的創作主題、捕捉創新靈感,深刻反映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巨變,描繪我們這個時代的精神圖譜,展現新時代工業詩歌應有的精神氣質和特征。

  首先,要找回工業詩歌的自信。在詩歌淪為一種專業技巧、淪為一種成熟的小游戲、淪為一種沒有什么真正值得說可是又不停地在說的流行病的今天,工業詩歌有責任把工業作為創作的豐富礦藏,不無病呻吟,不無中生有地苦思冥想,這既是工業詩人得天獨厚的優勢,也是工業詩人的幸運。詩意表達信息時代工業圖騰,解讀大數據帶來的工業裂變和對新工業內涵的認知,做一個有責任、有擔當、有使命感的詩人,滿懷信心,詩寫新時代工業和生活。

  深入扎根生活,高揚工業精神。像柳青當年創作《創業史》那樣,工業詩人要把自己當做工業中的一份子,用敏銳的眼光觀察、發現工業之美。帶著問題和思考,帶著感情深入到工礦企業當中去,不能浮在表面,輕描淡寫。新時代日新月異,工業經驗突飛猛進,科技、信息、大數據,多元并存,要像在在煤中發現琥珀一樣,探尋工業之魂,關照工廠和工人的命運。只有這樣,才知道新時代工業詩歌寫什么?怎么寫?寫給誰?

  發掘新時代工業之“新”,大力表現“新”。新時代賦予工業新的形勢和內容,我們要有找到新時代工業“新”特點的洞察力,有對工業新結構、布局、樣態的解讀駕馭能力。如電子科技植入傳統工業后的成果、網絡工廠的誕生給人帶來的沖擊和壓力、機器人與未來工業發展,等等。工業題材本身就是一座難以攀登的高山,寫工業詩歌往往陷入了生產流程,陷入了鋼鐵和水泥筑起的結構之中,如不在敘述方式、語言使用、選擇角度,審美意識上求新、求變,創新寫作方法,就避免不了走向空洞、概念化的老路。著名詩人李松濤說過:“對工業的表達要從具象入手,深入挖掘細節,揭示內心世界,工業詩歌始終具有艱巨性,對于詩人來說這是個現實的任務”。

  工業詩人要具有出博大的思想和情懷。一個好詩人首先應該是一個思想家,然后才是詩人。要創作出高水平的工業詩歌,單靠對工業和文學的熱愛是不夠的,必須力戒浮躁,不被市場利益所誘惑,以歷史唯物主義的眼光,看到工業文明在當代的延伸和發展,使工業詩歌充滿大機器工業時代的風貌。要學習借鑒世界工業詩歌長處,汲取其精華,為我所用。還要博學廣才,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創造出人民喜歡、時代滿意的優秀作品。

  優秀的工業詩歌不僅屬于時代,屬于歷史,更屬于我們的思想和心靈。當下詩壇流行所謂“純詩”,不談時代和人民,不關注社會問題,躲在閣樓里精心描繪每個樹葉的脈絡,抒一己之情,把詩歌當成文字游戲,寫千人一面同質化的詩,自娛自樂,在小圈子里狂歡。好像一說大題材就不是藝術,沒有詩意和價值。詩壇泰斗臧克家生前在《詩就是詩“辯”》一文中說:“如果,一個詩人,脫離時代,脫離群眾,不管作品產生的社會效果好壞,閉門寫‘我的詩’,也許他個人從中得趣,但我覺得這是可悲的”。

欧美午夜片在线观看_三级片_午夜剧场_韩国伦理片_欧美 成人_欧洲成 人网 贊0